【个案故事】优势视角下的少数民族妇女的潜能激发和探索——以廖姐个人与家庭成长故事为例

2021-07-02

文 / 清远市连南县三排镇社工站 沈傑驹

 

背  景

清远市三排镇社会工作服务站(简称三排社工站)是广东省民政厅“双百计划”项目在全省407个镇(街)建立的社会工作服务站之一,于2017年7月5日正式挂牌成立。三排社工站位于三排镇文化站活动中心一楼,现有2名社工。以社区为本、以家庭为视角,整合个案、小组、社区的方法,为民政服务对象、“三留守”人员等有困难家庭提供专业服务,从个案救助到社区治理、实现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

山溪村,是一个美丽的瑶族村落,社工在践行同吃同住同劳动,“用脚丈量”社区,走街串巷、入户探访的过程中发现社区内的妇女,要不在家刺绣、要不在地里种点菜和玉米花生,雨天就聚集在一起打拖拉机娱乐,准点在校门口接送孩子上下学,精神文化活动甚少,另外,妇女们也分享到,同样是一起外出干活回来,到家里后女方负责做饭菜收拾碗筷;当孩子不听话的时候,男方会大声的说“你的孩子这么不听话”“你怎么教的?”等;可见妇女地位也相对偏低。其中,廖姐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白天帮亲戚卖土特产,下班后回家里做饭,收拾碗筷,吃完饭后就辅导、监督两个孩子做作业,第二天,又是早起做好饭菜给孩子们吃,送孩子们去上学,然后骑着三轮电动车去上班,三点一线,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家庭主妇。

如何引导无数个像廖姐这样时间相对充裕却生活单调的妇女走出家门,走进社区,调动她们的积极性,发挥她们的主观能动性和能力,参与公共服务活动,体现个人价值,提高家庭地位、社会地位,成为了三排社工们一个重要的工作方向。

 

践行“三同”,寻找灵魂人物

社工们就这些问题,白天黑夜有针对性的在社区里面走访发现大家都想在晚上有个广场舞,可以娱乐放松一下,但听到最多的便是“没有音响”、“没有地方”、“没有人教”、“不会跳不敢跳”。

“没有音响”、“没有地方”两大难题,社工站由于刚入驻,没有资源也没有经费,便向上级如实反馈情况,希望镇街能够对社会工作前期提供有力的支持,经过和镇街申请、协调,链接到镇文化站的舞蹈室和拉杆音响,很快地就解决了这两大难题。

而“没有人教”、“不会跳不敢跳”两大难题,社工们坚持不懈地用双脚丈量社区,一天吃过晚饭,入户路上偶遇万山朝王的秋阳姐买菜,“听说你们准备组织妇女们跳广场舞,是不是啊?”。然后她激动不已,强烈邀请我们去她那里认识一下,我们就直接来到离村庄两公里左右的半山腰上,看到守店的廖姐坐在凳子上,盯着手机看着舞蹈视频,四周漆黑一片,只是偶尔听到路过的汽车声音。

“哇塞,你们来啦!”廖姐看到双百社工就仿佛看到了希望那般开心,她也听说过我们要在村里组建广场舞队了,她很期待也很支持,并且已经选中了要跳的舞蹈了,于是廖姐和秋阳姐,十分积极地领着我们在月光下,自然而然地舞动了身体,没有想过“不会跳不敢跳”,这也是我们三排社工们第一次跳广场舞,她们告诉我们:“我们要一起学会了,才能去教别人”。

▲社工和廖姐、秋阳姐在特产店跳舞

 

理论支持:优势视角

优势视角是社会工作专业领域的一种基本理念和实践模式,由萨利贝(Saleebey)明确提出。如今,“优势视角”广泛运用于不同的人群和各种社会工作实务领域中。优势视角关注服务对象自身的优势和能力,增权、抗逆力、成员资格、对话与合作等是其基本信念。优势视角坚信个人、团体、家庭和社区都有特定的优势(财富、能力、资源、智慧、知识等)。这些优势可能已经被发现或实现,也可能未被发掘或利用[1]。结合优势视角理论的指导,我们对山溪村的人、文、地、产、景的优势和资产进行分析,分别从人本、资源这两大层面优势进行阐述。

(一)人本优势

优势视角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解决问题的力量与资源,并具有在困难环境中生存下来的抗逆力。即便是处在困境中倍受压迫和折磨的个体,也具有他们自己从来都不曾知道的与生俱来的潜在优势,社工应关注到每个人所具有的时间、兴趣、性格、能力、知识、经济条件等优势去激发每个个体的潜力,促进能力建设,推动公共参与,实现自助互助。社工便通过践行“同吃同住同劳动”的理念、完成驻村四大任务,期间发现村里的妇女,要不在家刺绣、要不在地里种点菜和玉米花生,雨天就聚集在一起打拖拉机娱乐,准点在校门口接送孩子上下学,访谈过程中多数人也有想跳广场舞的意愿。

“我们以前在外面打工的时候,一到晚上就看到很多城里的妇女、阿婆在广场跳舞,很热闹。”外面工作回来的萍姐说道。

“想跳啊,但是不知道有没有人跳,所以就自己看着手机在这里跳了。”在特产店上班的廖姐说。

(二)资源优势  

社工方面:三排镇社工站驻点于三排镇文化站,地处山溪村中心地带,四周都是群众居住地,社工们也都是当地人,语言沟通无障碍,坚持践行“三同”理念。场地设备方面,镇文化站设有舞蹈室以及拉杆音响,可以充分利用。时间方面,正值暑假,相对来说,孩子们的学习没有那么紧张,家长们比较放心。

优势总结:妇女有兴趣、时间充足、具备场地设施、有双百社工。

▲廖姐、社工和老艺人在第七届深圳慈展会舞台进行路演

 

发挥个体优势,从家庭走向社区

基于优势视角,社工通过不断的“同吃”“同舞”“同劳动”的方式,白天到她特产店和她聊天、一起练舞,晚上,一起到她家里做饭、吃饭、倾听,深入了解她的情况,把她的想法、顾虑一一记录下来,同时也发现了廖姐具有强烈的跳舞欲望、学习能力快、积极主动、有号召力等潜在优势,我们就激发她这种潜在的优势,依靠其自身力量从家里走向了社区,实现了自助。

关系建立起来了,也取得相互信任,时机成熟了,一次,社工约好到廖姐家中吃晚饭,商议教舞的事情,没想到她说“不用等啦,就明天开始教!”第二天晚上,镇文化站舞蹈室开门了,音乐也响了,村民也走出来了,围观的群众也不知不觉走到廖姐和秋阳姐后面,舞动起了不协调的肢体,学习起来,现场也没有嘲笑的声音,而是一张张幸福欢快的笑脸,看到那么开心的大家,廖姐和秋阳姐也承诺:“只要大家愿意学,我们就愿意教。”

久而久之,人越来越多,舞蹈室容不下那么多了,就改到山溪村娱乐广场处跳了,广场里没有灯光,漆黑一片,廖姐就把广场舞队员们向她反应的问题反馈给社工们,“我们能不能申请在这里装一盏灯?”。社工们实地观察以及经过多方了解之后,向三排镇党委政府提出申请加装一盏灯,也取得了同意,很快地给广场添加了一盏灯,许多群众也便来到广场观看舞蹈、聊天、玩耍,村子逐渐热闹起来了。

跳起广场舞,既激活了舞蹈室的作用,给村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社区活动空间,又营造了友好的社区氛围,推动了社区便民设施的完善。

▲大家都出来跳广场舞了

 

相伴同行,社区骨干力量呈现

2017年11月,也正值当地瑶族隆重传统节日——盘王节,县里年年都会举办盘王节文化活动,我们和廖姐等几个队长商量以后,大家也觉得我们也要在村里举行盘王节文艺汇演,一来能够展示学到的舞蹈给父老乡亲们看,二来可以庆祝我们共同的节日。我们就快速地在广场舞队里召开了会议,共同达成一致目标,举办盘王节文化汇演,提供给村民更多的参与机会,积极参与村庄事务。

当谈及晚会主持人的时候,所有人都不敢上了,包括廖姐,开始退缩,她说自己的普通话不标准,形象不好,没有当过主持人,不敢上场,针对廖姐的退缩。“我们普通话个个都差不多,村民听得懂就行了,也可以用瑶话。”“我们形象不好,但也不是很差!”社工对她进行情绪排解、鼓励和支持,然后四个主持人一起参与节目排序、写主持稿、练主持稿,有时候练稿练到甚至连天黑了都不知道,也忘记了回家,家里人来电询问才发现原来天已经黑了,该回家了。后面,当有人问到她主持人的事后,她很果断的说:“作为队长,我们不上谁上,又没有条件请人,好像也找不到什么人了,就我们上吧。”

到了晚会当天,站在舞台上,面对几百上千的群众,大家都还是有点怕的,但是四个人上台之后就没什么感觉了,晚会取得圆满成功以后廖姐洋溢着感叹的笑容,“原来我也可以当主持人,虽然我也不知道好不好,但是我去做了,也完成了。”全身心的投入,让我们的晚会更加地成功,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满意的答卷。

▲主持人从左到右:廖姐、海清、秋阳姐、傑驹

 

意识觉醒,从社区走向家庭

“为了能够去跳舞,我比以前更加勤奋了,下班回家就早早的把饭菜煮熟了,也把孩子的作业辅导完,把什么东西都做好做完了,才去跳舞,不然害怕老公说我,然后不给我去跳舞,跳完舞回家,有时候想起来,刚刚教的不好的动作,加上刚学会的舞蹈,还要去交别人,不会的动作还要在家里继续边看视频边练,练到累了,就洗澡睡觉了,偶尔觉得自己好累。”跳舞带给了廖姐一种自我价值的体现,也带来了一些困惑。

这时候,恰巧社工又链接了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的一名老师,来到村里给大家上了一堂关于性别平等、反家暴的学习培训课堂,这也引起了廖姐很大的自我反思,而她的自我意识不断增强,想要转变家庭的性别分工,对生活有了不同的追求。不能够把所有的心思放在家人身上,忽略自己,甚至觉得有些压抑自己个人喜好,她想要更多的时间去跳舞、去参加社工组织的活动,服务社区,让生活变得更加丰富有趣,心里就产生了想要改变老公的想法。

▲性别平等、反家暴知识培训学习

 

共享——自己的内心世界

一次我上班,他问我放多少盐,我就说你一个人的话放四勺盐就行了,晚上下班回来后,他跟我说“你让我放四勺盐,我犹豫了一下,放了三勺而已,都咸的吃不下。”当时我就笑了,说孩子都那么大了,你还不会煮菜,后面他就不问我了。

“白天,我做工,或者去参加公益活动,晚上我还要做饭菜、洗碗筷、辅导孩子做作业,然后才去跳舞,你就坐在那里玩手机,我也很累,家也不是我一个人的,你也要帮我分担。”从来没有想过让老公去做家务的廖姐,如今为了自己的追求,她和老公述说着心里话。开始,她就先教老公煮饭,因为煮饭最简单,用电饭锅放好就行了,接着教他煮菜,虽被他拒绝了,然后像孩子那样慢慢的教他,每次都问我怎么煮,盐油都不会放,煮的不好吃,但是我心里想,能吃得下就是好吃,我就夸他说可以。后来慢慢有变化了,没有那么咸了,也能吃得下了,拖地扫地那些家务也慢慢的去做了,偶尔也邀请我们社工去她家里吃饭,然后在我们面前夸他老公最近做家务了,变化很大,吃完饭,他就说“你可以去跳舞了,不用干活了,这些我来收拾。”甚至有时候举办活动,人手不够,他也很乐意来帮忙。正因为廖姐的耐心、鼓励、坚持,才让她的老公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自己也得到了更多的时间空间,去充实自己平淡的生活。

▲山溪乐娘参与社区演出  

 

共情——得到真情回报

“你看,这是我们的奖状,和你的贴在一起哦,   以后看我们谁的奖状多了。”

2019年11月,盘王节那天,准备举办家庭K歌大赛,是以家庭为单位,廖姐想到自己的儿子性格内向,就报名参加了,弟弟(儿子)平时做什么都是跟着姐姐的,姐姐参加,弟弟也跟着参加了。但是叫她老公的时候,他就拒绝了,他平时没有上过舞台,也很胆小,多次劝说以后老公坚持不愿意陪自己上台,导致做什么都没精神,感觉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心里一直闷闷不乐,每天都来找社工倾述,社工们也耐心地让她把事情的发展过程说出来,然后告诉她:如果你想要你老公理解你,那你先要去理解他,将心比心,用心去感受对方所感受的,留点空间和给点耐心。她也一边闷闷不乐,一边坚持和孩子们练习歌曲《我爱我的家》,一边坚持感化老公一起参加,共同给宝贝们一个好的榜样,功夫不负有心人,直到最后一天,也就是比赛当天下午,她老公答应了,虽然在台上拿着麦什么都没有唱,但也已经取得突破了,最终一家人参与了比赛并且获得了好成绩,她老公还亲自把一家人的奖状贴在了墙上,并对儿子说“以后看谁的奖状多!”

通过这次的晚会,廖姐的老公从帮忙做家务、到陪伴家人同台演出,到最后说了一句:“除了上台,以后叫我做什么都可以。”廖姐经过努力,得到了老公的尊重与支持,夫妻感情更加坚固,家庭也更加和睦,当我们后面几天问到她感受时,她自信地说道:“这几天我都很开心,走路感觉也带风。”

▲廖姐一家人的奖状

 

共创——心中美好的生活

“有老婆的支持,就开心,    做什么工也更有力气。”

2019年,万山朝王旅游驿站与特产店的合同到期了,特产店关门了,廖姐失去了工作,在家也不知道做什么。于是廖姐结合自己的工作经验,再加上老公是专业挖野生兰花、采野生蜂蜜,便在万山朝王旅游驿站摆摊卖瑶山山货,当游客想要石仙桃、石斛、蜂蜜、五指毛桃、黄精、百合等山货的时候,就让老公到山里帮忙寻找,她老公知道她体力不好,所以也很少让她跟着去。夫妻搭档维持生计,一个摆摊,一个上山找货,一起改善生活水平。

偶尔,廖姐也会跟着她的老公进山里寻找山货,或者在山脚下等他,当社工问她在家里等和在山里等有什么区别时,廖姐很满足的说:“我去山脚下等他,在山里等,自己也有收获,就很开心,没有弄到货,也感觉就像出来旅游一样。”跟着老公进山,他也会指着某个悬崖,告诉她,当时是怎么从悬崖顺着绳子下到中间,把石斛挖回来的,也才慢慢理解了老公在山里搞山货的危险和困难,但是为了生计,为了心中美好的生活,也不得不这么做。

一次,社工们跟着廖姐夫妻,进入山里挖牛大力,问她老公独自上山和有老婆陪着,有什么区别的时候,她老公小声地说道:“有伴就上山安全点啦,结伴而行,安全方面就有所保障,另外,有老婆的支持,就开心,做什么工也更有力气。”

▲廖姐一家人登台参加K歌比赛(点击图片观看视频)

 

总结与反思

如今,廖姐在个人和家庭的变化,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在个人层面上,廖姐精神面貌变好了、个人价值得到充分体现;在家庭层面上,家庭氛围变好、家庭分工更加合理、并且能够相互支持与尊重、家庭地位提高;在社区层面上,积极参加社区公共事务,社区公共服务意识得到提升。

从专业角度上看,陈树强(2003)在《增权:社会工作理论与实践的新视角》一文中提到“增权”并不是“赋予”案主权力,而是挖掘或激发案主的潜能[2]。在廖姐的成长故事中,社工运用优势视角理论、赋权理论,坚信廖姐有其特定的优势以及潜在能力,社工在过程当中扮演了相伴同行者、支持者、引导者、资源链接者,直接或者间接地给案主提供帮助,激发个人的潜力,依靠自身力量摆脱困境,影响个人、家庭、社区,实现自助互助,因此,社工要提高对优势视角、赋权理论意识的认识,明确社工的角色和作用,在推进服务过程中,社工应当链接和整合社区内外的多方资源,包括人力物力财力资源,共同为社区治理和建设所用,服务社群,与此同时,社工坚持“学中做,做中学”工作理念,提升实践与理论相结合的行动能力。

 

参考文献

[1]优势视角下农村妇女组织与社区参与的实践探索——以广东省M村妇女社会工作项目为例  作者:闫红红  张和清

[2]陈树强(2003)在《增权:社会工作理论与实践的新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