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案故事】肇庆第二批丨携手面对生死,肇庆坳仔社工助力郑婆重拾生活希望

2021-04-01

危机一刻

“妹啊,快帮帮我!帮我去拉王伯起来,我一个人力气不够,拉都拉不动他,我叫他,他也不回应我。他现在一个人还在厕所里,你快帮帮我去看看他啊!”

看见郑婆扶着拐杖能够一个人走到社工站向社工求助,一听到这呼叫,我就知道了这事情的紧迫性。当时的我一边迅速地跑向郑婆的安置房,同时也回想起近期王伯身体状况逐渐下降,内心里已经有一种预感了:王伯一定是出事了!此刻我的心情就跟郑婆一样紧张、焦虑,内心也开始蔓延着面对未知的恐惧。与郑婆的接触过程,还得从头说起。

 

初见郑婆

2019年7月,肇庆市怀集县坳仔镇社工站随着广东省“双百计划”第二批站点的启动设立,我们3名社工也开始进驻这个偏远的革命老区——坳仔镇七甲村,通过践行“驻村入户”“三同”,社工深入村居开展服务。经村委会转介,我们第一次见到住在山坡上危房里的特困老人-郑婆(化名)。

郑婆住在一座大约有200平方的黄泥大合院风格的瓦房。几十年的风吹雨打,房子大部分的瓦房已经塌方,瓦顶有着几个大窟窿。社工走上前,观察到屋里已蓄起了雨水,潮湿又脏乱,只剩下西厢的小房是郑婆可以当做房间来居住的;而在小房前面(原门堂)是用铁皮为瓦盖,利用铁柱支架起的厨房。王伯则住在厨房的左一侧,依旧是用铁皮、铁柱建造出的房间。

据了解,郑婆94岁,早年丧偶,无儿无女,郑婆对电器有抵触,认为电器是“无牙老虎”,只会取柴起火。由于双脚患有多年的类风湿引起疼痛,郑婆行动不便,连行走都需要拐杖支撑,同时双眼视力模糊,只能依靠听力来辨别他人。郑婆与一位广宁县古水镇某村70多岁的特困老人王伯(化名)共同居住,两人生活上相互照顾、相互扶持。

▲用铁皮铁柱架起的厨房

▲王伯的睡卧

社工最关心的他们住房安全的问题,然而他们从一开始抵触社工的到来,不知社工来的目的是什么,对社工怀有戒心,因此首要的建立起信任的关系。双百社工通过“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与村民建立关系,扎根社区。于是通过长达八个多月的陪伴与关心(聊天、剪指甲、洗衣服等方式),社工逐渐与他们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最终在2020年3月底社工成功引导并协助郑婆与王伯搬入安置房,保障了生命安全,这也奠定了郑婆与王伯对社工专业服务工作的信任与认可。

▲社工为郑婆剪指甲

▲社工陪伴郑婆聊家常

 

危机介入

2020年10月26日上午9点左右,其他社工外出工作,站点只剩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值班,面对郑婆的求助,我来不及思考太多问题,生命至上!我第一时间放下手上的工作,一路跑在前面,朝郑婆的安置房跑了过去,而郑婆远远没有跟上来。很快,我就跑到了郑婆的家。站在门口的我,一个人正喘着气,内心里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我紧张地敲了敲门,喊着王伯,却没有得到王伯往日及时的回应。此时的我,一个女孩子,更是害怕。但同时内心也问自己:

“我这个时候不勇敢地去面对,怎么去帮助郑婆,怎么去帮助正处于危险的王伯呢?!”

于是,虽然我内心依然害怕,但我鼓起勇气径直地走到厕所,大胆地推开了厕所半掩着的门。我往前探头一看,发现王伯并没有在厕所里,内心也随之疙瘩了一下:不在厕所,那一定是在王伯自己的房间。一个人站在走廊,往门口看去,行动缓慢的郑婆还没回到家里。

该怎么办?我问自己,进去看,还是不进去?我想了想,再次鼓起勇气推开正半掩的房门。

那一刹,我惊呆住了,自己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内心只有害怕,自己不敢踏进房间一步。因为自己看见王伯这张灰白的脸,同时王伯下半身只是用一条毛巾遮掩着,给自己的第一感觉就是:王伯,病危了!我内心更是害怕,站着不敢动,脑袋里一片模糊:仅靠自己一个女孩子是不够力气去拉起这成年男人啊!于是我迅速理清思路,转身就向村委会跑去,向干部求助。3名村干部立即与我快步跑向郑婆的安置房,来到门前。村干部考虑到我是一个女孩子,就指引我在客厅等候。不一会儿,其中一名村干部同时也是一名村医的咪哥证实了王伯的身体状况后,与另外两个村干部一起把王伯放置在床上,并为其穿好衣裤。

随后,村干部军哥走到客厅安慰我说道:“别害怕。王伯走了,走了大概有半小时了。”得知这信息后的我,点点头回应了对方,内心的害怕反而一下子全没了,因为在这一刻自己的心思全都在想如何妥善地处置接下来的事情。

 

处理哀伤情绪陪伴与支持

随后,我一边向镇民政办反映王伯的基本情况,一边与协同者、同工反馈目前郑婆的状态。而就在这个时候,清楚地知道了王伯已经病逝的消息,郑婆双手抱着脸,低着头就放声大哭,内心也接受了王伯的离世,但一刻都不愿意在客厅里等待,执意要去王伯房间为其哭丧。郑婆双手来不及去摸索拐杖,靠着墙壁,一步一步地往房里走去;站在王伯床前,双脚因为年迈而阵阵发抖,于是我随手搬来一张椅子给郑婆坐下,陪伴在郑婆身边,一边安抚其情绪,一边叮嘱其保重身体。

经过许久,在社工的引导下,郑婆终于回到客厅。看得出来郑婆也不知如何是好,情绪上也有些悲伤,甚至消极地说道:“我命怎么那么贱,王伯都照顾我二十多年了,为什么不是我先走?我这副老骨头,怎么还没死啊。”

看着郑婆如此地哀伤,我也理解郑婆现在是处于经历“亲人”离世后的正常哀伤反应,我内心也跟着郑婆一样悲伤了,这一幕自己觉得:此刻的郑婆可能需要一个肩膀依靠,来宣泄一下内心的情绪。

于是我便为郑婆提供能够表达哀伤的环境:我半蹲着,身体往前倾向郑婆。随后郑婆发现向前倾斜的身体,一只手抱住了我,趴在我的肩膀,一只手紧握着我的手,便大声地哭了起来:“妹啊,你说我怎么办啊?我一个人不会用电器,煮饭煮不了,烧水也不会,连装水到暖水壶我都看不见壶口在哪。现在王伯好了,解脱了,一个人走了,丢下我一个人,我怎么办,没人理我了!”

社工希望引导郑婆往自身优势的方面来思考问题,帮助郑婆对丧失王伯后寻找情感平衡,便向其解释:“怎么会没有人理你了呢?你看,现在村委会干部来看你了,我们社工也在陪着你,政府也很关心你,等下你的侄子侄女也会过来看你。平时隔壁的林伯也会帮你烧水、装水,你远房的姑姑也经常送猪肉粥给你,这里邻里的老人又会过来陪你聊天,怎么会没有人理你呢?!”  

▲社工帮助郑婆释放哀伤情绪

▲社工为郑婆擦去泪水与鼻涕

▲社工协助郑婆穿衣服

▲社工携手村支书一起来安抚郑婆的哀伤情绪

我们一边陪伴着郑婆,继续安抚着她的情绪,一边联动各方力量协力解决王伯丧葬及郑婆后续照顾问题。

 

链接多方资源,协助处理后事

链接社区资源,联动政府社会各方力量,齐力帮助妥善处理王伯丧事火化事宜。我们及时与政府社会各方(镇民政办、村委会、卫生院、殡仪馆、村居入殓师、郑婆侄子侄女、广宁县古水镇某村委会、王伯外甥)力量沟通王伯与郑婆的当前情况,了解各部门相关帮助资源,齐力帮助妥善处理王伯丧事火化事宜。

争取亲属、邻里支持,陪伴郑婆度过哀伤期。由于哀伤情绪,郑婆不愿搬到敬老院居住,我们也尊重其意愿;对于郑婆短期饮食问题,我们联合郑婆远方亲戚一起解决:连续几天为郑婆煮好饭菜,准备好日常开水,并送到郑婆的房间,陪伴着她吃饭,并为其烧好洗澡水。

感动的是,在我们的影响下,社区的老人、妇女得知王伯突然病逝的消息后,主动协力社工,在郑婆独自生活期间,结伴过去看望郑婆,陪着她聊聊闲事,安抚郑婆的情绪,提醒郑婆注意身体。另外,我们与郑婆侄子侄女沟通郑婆的监护问题,并与其保持联系,及时地向其反馈郑婆的身体状况。我们连续几天的陪伴,亲属、邻里给予郑婆支持,郑婆的情绪从一开始地焦虑、无助、哀伤慢慢地平稳下来,在此期间多次向我们表示:

“妹啊,要是没有你们(社工)陪我,还有远房的姑、这里的老人来看望我,我都怕自己过不了这个坎啊!现在好了,我的心(想)开了!还是需要好好吃,好好喝!我要吃到百岁,还要看着你们几个都成家!”

 

个案管理,解决照顾问题

积极链接,专业评估其身体机能,协助其申请入住当地敬老院。我们观察到郑婆情绪慢慢地稳定下来,专业地评估郑婆的身体机能,及时链接政府对其身体机能做评估鉴定,发现郑婆妈无自理能力;鉴于郑婆身体机能、郑婆照顾问题等各种因素,我们多次通过电访、微信等方式联系郑婆的新监护人蔡伯(侄女婿)来沟通如何引导郑婆安心地搬入敬老院。通过与村委会、监护人蔡伯的沟通,最终在2020年11月3日下午4点,我们携手村委会欧支书、监护人蔡伯一起为郑婆收拾生活用品,协助郑婆安心地入住镇敬老院。

▲社工帮助郑婆收拾入住敬老院的衣物

▲社工携手村支书、监护人蔡伯与郑婆一起来到敬老院

及时跟进,解决适应问题

定期回访,跟进其身心状况,为其提供心理支持。我们理解郑婆搬到新的环境会有些不适,我们运用电访、微信等方式连续几天多次与敬老院李院长跟进郑婆当前的身心状况。其外,我们还利用协同的时间,与协同行动者李督导一起去距离站点12公里的敬老院看望郑婆。郑婆看见我们与李督导的到来(去年在跟进郑婆的住房安全问题,李督导多次参与其中,并与王伯郑婆也建立了良好的信任关系),郑婆更是拉着李督导的手就聊起了家常:王伯走了,多亏有他们(社工)的陪伴,天天为我煮饭烧水,还要陪我聊天,现在心放开了!住在敬老院也没有什么,(设施设备条件)也比之前好很多。了解到郑婆对目前在敬老院居住的环境、饮食方面都表示满意,对此我们也及时地向各部门、郑婆远房亲戚、监护人蔡伯反馈郑婆的身心状况,鼓励监护人蔡伯能够多次去看望郑婆,让郑婆感受到亲属的关怀。

▲社工与协同行动者(李督导)一起到敬老院探望郑婆

 

社工反思

回顾这个服务过程,生命在危机面前永远都是摆在第一位的,生命的短暂我们是无法改变的,但我们可以选择如何把属于我们的生命活得更精彩,更有价值。为社会和平,发展,奉献自己应有的精力,不虚度年华,不碌碌无为,不给自己留下遗憾。

我们在服务对象遭遇危机时秉持生命优先原则,第一时间关注服务对象的生命安全,而后续跟进中,社工持续为服务对象精细化的专业服务。“双百”社工充当着资源链接者,为郑婆新监护人蔡伯衔接好镇街、镇敬老院关于郑婆入住敬老院事宜,保障了郑婆日常的生活起居;社工充当着陪伴者,对郑婆进行定期的探访、聊天等服务,缓解郑婆的心理情绪;为郑婆料理好王伯病逝入殓后事,社工进一步解决郑婆的照顾问题,并及跟进协助其在老人院生活的适应。

 

文 / 肇庆市坳仔镇社工站 邝信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