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和清、廖其能:乡镇(街道)专业社会工作发展中互为主体性建构研究——以广东“双百计划”为例(《社会工作》2020年第五期)

2020-12-30

文 / 张和清 廖其能

(原文发表在《社会工作》2020年第5期)

 

中国社会工作起步虽晚,但经过短短三十余年的发展,得到党和政府以及全社会的高度认同。2020年2月2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的重要讲话中特别强调要“发挥社会工作的专业优势,支持广大社工、义工和志愿者开展心理疏导、情绪支持、保障支持等服务”。为了充分发挥专业社会工作服务基层群众的作用,当前民政部以及全国多个省区正紧锣密鼓推动乡镇(街道)社会工作站建设。民政部部长李纪恒在2020年10月17日加强乡镇(街道)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推进会上强调:“力争‘十四五’末,实现乡镇(街道)都有社工站,村(社区)都有社会工作者提供服务,社会工作的作用得到更加充分发挥”②。在全国乡镇(街 道)社会工作站即将全面铺开的背景下,笔者根据广东省“双百计划”的实践经验谈谈中国社会工作发展中专业主体性建设问题。

社会工作专业主体性即是社会工作作为一个具有独特学科特点的应用性专业,在实践中能够自主、能动、有目的地运用专业理念、理论、知识、技巧等充分发挥专业作用,实现社会工作专业目标。因 此,社会工作的主体性突出地表现在它的专业性。社会工作从无到有,从有组织的科学慈善救助上升为一门现代意义上严谨的专业体系,其本身就是社会工作专业主体性逐步显现的过程。在回应资本主义工业化、城市化社会变迁所造成的阶级分化、社会矛盾加剧以及社会关系急剧变化的系列问题中,社会工作不断总结实践经验、吸收借鉴跨学科的理论知识,发展出助人自助、推动社会进步的专业理论模式和方法策略,促使社会工作成为全世界公认的应用专业,也具有社会工作专业自主性的学科特色。1957年格林伍德在其《专业的属性》中指出,社会工作专业已经具有系统的理论知识体系、社会认可、专业权威、伦理守则和专业文化等五个方面的特质(Ernest•Greenwood,1957)③。因此,社会工作者因其共享的文化价值、理论知识体系、行业组织规范与伦理操守等连接成为一个专业共同体,支撑其作为专业人的身份认同。专业共同体的存在有助于社会工作者在专业理论、方法和服务成效等方面精益求精,从而推动专业和行业的可持续发展。专业的这些特质要求社会工作者必须做出规范性、组织性和主体性,而且社会工作专业团体在其自属范畴中应有其专业发展的空间,如对专业愿景目标的设定、专业行动方案的制定、专业方法的运用、专业水准的评判等拥有自主权及执行的自由裁量权,这样社会工作就具有主体性。

在中国社会工作发展的过程中,笔者发现专业的主体性并不会因为具备学科专业知识体系、培养一大批专业人才、制定各种专业规范、组建专业团队等,就能够自然而然地体现出来,而是依靠专业实践过程中互为主体的政社关系和互为主体的服务关系体现出来。

 

一、在互为主体的政社关系中保证社会工作的专业性

在中国,政府与社会工作的关系应该是互为主体的关系,政府提供顶层制度设计为社会工作发展创造专业空间和自主发展机会;社会工作代表党和政府发挥政策优势提供专业服务。当前,对全国即将推动乡镇(街道)社会工作站服务模式,李纪恒部长强调“要始终坚持和加强党对社会工作的领导、坚持专业化发展方向、本土化发展思路和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等建设原则”④ ,依据这一原则,政府首先,对社会工作的规划、建设、发展肩负起主要责任。一是在关乎社会工作发展的大政方针等政策文本制定及监督执行方面,二是在涉及保障社会工作作为职业发展的具体制度(党建、财政、人事、督导体系建设等)安排方面发挥主体性作用。其次,在专业服务领域社会工作肩负主要职责。一是在专业领域必须由社会工作者运用专业的理论和方法能动地提供专业性服务;二是保证社会工作者提供的专业服务是卓有成效的。以广东“双百计划”为例,社会工作专业人才队伍由“双百”项目办、地区中心、社会工作站三级网络构成总督导、督导、驻村社会工作者的专业团队,社会工作者根据社区问题规划专业服务目标,依据社区优势资产形成工作策略方法,从而制定“53111”⑤目标、计划、过程、结果的跟进、管理与评估体系,保证整个计划制定、执行、管理与监测的专业性,从而得到服务对象和社会的认可,彰显专业的合法性和主体性。比如,政府与社会工作互为主体的关系充分体现在打通民政服务“最后一米”障碍的问题上。政府的主要责任就是决定要不要打通“最后一米”的障碍,并制定相应的政策依据。而社会工作者的主要责任就是将政策导入社区民众“灶头、床头、心里头”,使打通“最后一米”的政策顺利执行。社会工作者在政策的导入和执行方面彰显专业性,通过“精准化识别、精细化服务”使党的惠民政策落实到位,解决了政府民生兜底保障中许多“不到位”的老大难问题。

互为主体的政社关系在实践中需要注意以下问题:一是警惕政府主体性缺失。例如,过去采取商业招标的形式购买社会工作服务,将所有的惠民事务交由社会工作机构处置,政府只是幕后支持,实际上是将专业主导权完全交给社会工作机构执行,结果可能出现“一线社会工作者待遇低、流失率高、专业性不强、社会认可度不高等问题”。⑥二是防止专业社会工作对政府的依附性。比如,在“双百计划”中,一些乡镇(街道)干部不了解社会工作,常常把社会工作站的社会工作者安排到政府部门上班(打杂等),实际上就是将政府行政事务顺延给社会工作站,将社会工作者当作完成行政任务的勤杂人员,严重削弱了社会工作的专业性。由此可见,社会工作的专业主体性不是仅依靠社会工作者自身能够解决,往往需要政府负主责,同时相关部门要加强监督、检查,发现问题要及时通报批评给予纠正,避免社会工作行政化。因此,社会工作与政府的关系应该是在党的领导下,相互尊重、政社协力的互为主体关系。只有定位好这种互为主体的关系,发挥好社会工作在其自属的、擅长的服务领域中的专业优势,社会工作者才能代表党和政府充分发挥政策优势,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二、在与服务对象互为主体的共生关系中保证社会工作的社会性

社会工作与服务对象互为主体的关系,就是社会工作者与服务对象的关系不是“治疗”与“被治疗”的“医患”关系,也不是服务与被服务的主客二元关系,不能把服务对象视为无能力、无资源,只能被动地接受物质帮扶的救助对象,也不能简单地将服务对象的问题个人化,否则容易造成服务对象“等、靠、要”的依赖心理,强化他们的无力感和依赖性,这些都与社会工作助人自助、能力建设和社区自治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不相符合,不利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社会工作与服务对象互为主体的关系,就是社会工作者与服务对象的关系是相互成就的。因此,社会工作者要置身服务对象的生活世界,与他们同甘共苦,充分理解他们的困扰,进而共同寻找解决之道;社会工作者在与服务对象相伴同行的过程中,发现服务对象的优势资产,激活他们的能力,使他们的主体性呈现出来;社会工作者与服务对象协同行动,实现两者双重能力建设的共生关系。

社会工作与服务对象互为主体的共生关系,是实现社会工作社会性的前提保障。社会工作的社会性,主要有两重含义:一是服务对象困境成因和解决过程所依靠力量的社会性关联;二是社会工作角色定位的社会性。因此,社会工作要将服务对象的处境与问题放到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环境的交往关系中认识,通过交往过程中的对话和沟通来化解社会矛盾,针对实际问题因地制宜地寻找解决办法。比如,2020年9月19日,央视新闻调查播出“双百计划”《一个也不能少》⑦的案例,案例的主人公哥哥辍学、妹妹不快乐,表面上兄妹俩的问题是个体的问题,而实际上兄妹俩的问题与家庭结构缺失、学校朋辈排斥以及社区邻里歧视等社会层面的因素有关。当地政府、学校、邻里和家属以往对兄妹俩的帮扶毫无成效,正在一筹莫展时,“双百”社会工作者通过驻村入户的在场优势,运用专业的理念和方法精准、动态地识别到兄妹俩的实际困难,通过沟通与兄妹有密切联系家庭、学校、邻里、社区和政府协同应对,通过连接、整合社区资源,搭建社会参与和社区融入(包容)的平台,帮助兄妹俩重拾对人和社会的信任,构筑起社会支持网络,恢复其社会功能。由此可见,基于服务对象问题的社会性关联,社会工作要从社会性的角度认识问题,激活社区社会资产,才能更有效地帮助服务对象更彻底地解决生活困扰。社会工作的社会性互惠就是社会工作专业性的体现。

在社会工作与服务对象互为主体的共生关系中,必须强调的是,社会工作者要放下专家身段、放下专业优势,因为社会工作者在与服务对象的关系中具有先赋的优势,弱势的服务对象不自觉地会把社会工作者看作是高高在上的专家。因此,只有放下专家身段才能以平等的姿态融入服务对象的日常生活。在实践中,既防止“等服务对象上门办事”的做法,也要防止社会工作服务下乡“填鸭式”做 法。社会工作者代表党和政府充分发挥扎根村居社区的在场优势,在与服务对象相伴同行的过程中充分体现互为主体的共生关系,就能保证社会工作的社会性优势,从而做出专业性。

 

三、村居(社区)是社会工作专业实践的战略战术高地

村居(社区)作为个体(家庭)与社会环境互动的接触面(interface),一方面,村居民的日常生活形塑人们的思想、行为,也产生诸多社会问题;另一方面,村居民依靠主观能动性应对日常生活的困扰和挑战,从而推动社区社会环境改变。因此,村居(社区)是社会工作专业实践的战略战术高地。

首先,村居(社区)作为专业实践的战略高地,是社会工作政策实践的“主战场”。社会工作者凭借扎根村居,与社区民众“打成一片”的在场优势,能够做到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两不愁三保障”、⑧“三聚焦”和“三基”,⑨将党和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要求以及民生保障、社会治理的政策要求落地生根。

将党和国家兜底性福利政策输送给民政对象、“三留守”人群等边缘弱势群体,发挥雪中送炭的作用,维护底线公正。广东“双百计划”肇庆李叔的案例反映的就是社会工作者凭借驻村“三同”优势,精准识别、精细服务,落实了“两不愁三保障”政策。李叔为身患肢体残疾的单亲父亲,靠三轮车载客为生,育有3个女儿和1个儿子,4个孩子都还没有入户口。患有多重残疾的17岁大女儿经常在社区游荡,二女儿、三女儿因没有户口只能不稳定地在学校暂时借读,语言发育迟缓的4岁小儿子只会发单音字。而且4个孩子存在着明显的营养不良和自理能力弱等情况。一家人居住在很简陋的红砖房里,家庭和个人卫生状况糟糕。很明显,“两不愁三保障”政策在李叔家的落实还存在问题。“双百”社会工作者发挥驻村入户的优势,精准识别李叔家庭并科学评估其家庭整体存在的困境,在以下5个方面进行介入,并取得较好成效:为李叔耐心解读政策,消除其原本对政策和政府的误解;积极联动镇民政事务办、村委会,协助李叔进行亡妻户口注销、没有出生证的3个女儿亲子鉴定及入户、大女儿残疾等级鉴定及残疾人“两项补贴”申请、低保和助学救助申请;链接社会资源,解决4个孩子穿着和保暖问题;引导李叔改善居家环境及对孩子的照顾,保障孩子的健康成长;结合村委与社会工作者推动的村里生活垃圾治理工作,为李叔寻找到了村中保洁员工作,增加家庭生计来源。李叔的案例充分体现了社会工作者通过发挥驻村的在场优势,精准识别到社会弱势边缘群体的问题,并发挥关系建立、专业评估、沟通协调、能力提升和资源整合等专业角色的作用,助力“两不愁、三保障”政策在社区层面落地生根,打通政策服务的“最后一米”。

其次,村居(社区)作为专业实践的战术高地,是践行社会工作专业实务模式和方法策略的“主战场”。以央视新闻调查播出的《最后一米》蓉姐为例:蓉姐的丈夫突然中风生病,家中卤鹅的生意被中断,生计重担落在了蓉姐身上。但由于蓉姐一直被困在家庭的私领域,缺乏相互支持和依靠的朋友,渴望能够融入社会。“双百”社会工作者鼓励蓉姐参加社区活动,与村中其他妇女一起将祠堂打造成为妇女活动的公共空间。在这个公共空间里,社会工作者经常开展妇女小组活动及社区文化活动,至今已有20多场。通过聚会、喝茶、聊家常等方式,协助蓉姐结识了一批可以信任和依靠的妇女朋友,使其在生活上和情感上得到帮助和支持。在妇女小组中,社会工作者还发掘蓉姐的潜能,将其培育为妇女小组的副队长,更使其自信心提高,增强了自身的身份认同。在社会工作者的鼓励下,蓉姐开始向丈夫学习卤鹅手艺,重拾卤鹅生意,并在社会工作者和村民的帮助下拓宽销售渠道,增加家庭收入。在这个案例中,可以看到社会工作者通过公共空间的打造、小组及社区活动的开展,使局限于家庭私领域的困境妇女得以走出家庭,进入社会,获得更多的社会支持,提升社会地位,得到了个人层面的赋权与增能。同时,社会工作者致力于社区共治与发展,激活了社区公益心和传统互助精神,还进一步促进社会互助与个案救助。

李叔和蓉姐的案例充分说明社会工作的实务模式和专业方法就像是“战术”,必须在具体的社区实践场域(“战场”)才能够得到充分的施展。在与社区民众相伴同行中,真正要理解民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及其问题的根源,运用优势视角和社区资产建设实务理论和方法技术,充分评估服务对象的优势和资产,激活其自助、互助的意识和自力更生的能力。广东“双百计划”特别强调社会工作者扎根社区的工作模式,鼓励工作者立足日常生活,采取行动研究的方法,开展以“建立关系、聚起人气、摸清情况、找准方向”等四大任务为核心的社区评估的行动研究,与社区民众和基层政府共同制定目标-计划-过程-跟进-管理-评估体系,以个案救助与社区共治的实务理论模式和反思性行动研究策略,促使专业目标的达成。

对政府而言,村居(社区)是党和国家利民惠民政策落实的“前沿阵地”,所谓社会救助和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或“最后一米”的障碍,基本存在于村居(社区)。因此,村居(社区)是党和国家方针政策落实的战略高地。社会工作发挥扎根村居社区的在场优势,本质上是使专业知识体系具有用武之地,助力党的惠民政策落地生根。

也有人指出政府推动乡镇(街道)社会工作站模式会导致社会工作行政化,是社会工作发展的倒退。而笔者认为,只要社会工作扎根村居(社区),社会工作者就有用武之地,社会工作就不可能行政化,社会工作的价值理念、方法策略在互为主体的政社关系和互为主体的服务关系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专业优越性。

 

注:

①[中图分类号] C91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672-4828(2020)05-030-05 DOI: 10.3969/j.issn.1672-4828.2020.05.006

②民政部,《加强乡镇(街道)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推进会在长沙召开李纪恒出席会议并讲话》,2020年10月17日,http://www.mca.gov.cn/article/xw/mzyw/202010/20201000029886.shtml.

③Attributes of a Profession ,Social Work, Vol. 2, No. 3(JULY 1957),pp. 45-55.

④民政部,《加强乡镇(街道)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设推进会在长沙召开李纪恒出席会议并讲话》,2020年10月17日,http://www.mca.gov.cn/article/xw/mzyw/202010/20201000029886.shtml.

⑤“53111”指的是五年愿景、三年规划、年度计划、月度计划以及周计划。

⑥郑章树,《再困难也要坚持》。网址:http://www.shuangbai-plan.org.

⑦央视“新闻调查”:《一个都不能少》,2020 年 9 月 19 日,https://tv.cctv.com/2020/09/24/VIDEggE0g0J5dsRZ68PWlIs5200924.shtml?spm=C53156045404.PEuoXLv6mPmE.0.0.  

⑧2019年4月16日习近平指出,到2020年稳定实现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住房安全有保障,这是贫困人口脱贫的基本要求和核心指标,直接关系攻坚战质量。因此,“两不愁”就是稳定实现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就是保障其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习近平:在解决“两不愁三保障”突出问题座谈会上的讲话》,2019年4月16日,http://www.xin?huanet.com/2019-08/15/c_1124879967.htm.)

⑨2019年4月2日,习近平对民政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民政工作关系民生、连着民心,是社会建设的兜底性、基础性工作。各级民政部门要加强党的建设,坚持改革创新,聚焦脱贫攻坚,聚焦特殊群体,聚焦群众关切,更好履行基本民生保障、基层社会治理、基本社会服务等职责,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作出新的贡献。(《习近平对民政工作作出重要指示》,2019年4月 2 日,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  

 

[作者简介]

张和清:中山大学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系教授,“双百”总督导

廖其能:“双百”专业部督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