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工作丨从“我不行”到“我能行”——一个老旧国营企业职工住宅小区的嬗变

2020-11-19

文 / 杨景生 欧阳婵

(原文发表在《中国社会工作》2020年10月上,P40-P41)

“我可不行”

“这个得靠居委、街道他们”

“你们能向政府反映一下,解决我们的问题吗?”

2017年,社会工作者刚进入广东省化州市国营水轮机厂的职工住宅小区(以下称简“职工小区”)时,看到的是垃圾堆积成山和缺水缺电的居住环境,听到的是下岗职工居民们的埋怨声,此时距离水轮机厂宣布破产已经过去了5年。企业破产直接导致大量职工下岗失业,原来“单位人”的稳定生活状态一下子被打破,居民生活顿时陷入“混乱”之中。这种混乱不仅表现在人们“不知该怎么办”或“接下来要做什么、能做什么”的不知所措上,而且也直接体现在职工小区的公共管理上。职工因下岗失业而忙于外出务工谋生,也无暇顾及或参与到小区的管理中,职工小区的礼堂、操场、职工活动室等公共空间或被占用或无人管理而逐渐荒废,小区内也因无物业管理慢慢地堆积起大量的生活垃圾……

为推动职工小区的社区卫生治理,广东社工“双百计划”茂名东山街道的社会工作者开始了“三同”(同吃、同住、同劳动)模式的“驻村”服务,推动职工小区的社区治理走上了共建共治共享的道路。

▲化州市东山街道站前社区水轮机厂职工小区。

▲职工小区内的垃圾堆积点(部分)。

 

个案救助建立关系

“认为自己弱势,希望得到政府救济”和“不想改变,安于现状”是社会工作者刚接触到职工小区居民时最深刻的两个印象。当时,职工小区的居民已经断电断水几个月了,居民在看到社会工作者时,一度认为社会工作者是政府派来劝他们搬走的工作人员,怀有高度的警惕性。社会工作者在这样的“敌意”下,工作开展极其缓慢。

为打破僵局,社会工作者一方面采取“扫楼式”的方式进行居民信息摸底,一一登记有困难的家庭,再通过逐一跟进服务,链接福利政策和社会帮扶,提供社会心理支持和陪伴,逐步帮助困难群众摆脱困境,在居民心中树立起“好人”的形象;另一方面,社会工作者通过定期组织小区居民跳舞、举办社区活动,吸引了一批妇女和儿童积极分子,成为了他们的“知心好友”。社会工作者以“好人”和“知心好友”的角色,慢慢地走进了居民们的内心,获得了他们的信任。

▲社会工作者对职工小区的居住人员进行“扫楼式”的摸查登记。

▲社会工作者对摸查出来的困难居民进行精准识别,链接民生保障政策和开展个案跟进服务。

 

空间打造聚起人气

分析现存的缺乏公共空间、精神文化娱乐不足、社区参与度低等问题,社会工作者意识到小区居民长期以来形成的“单位人”思想仍然根深蒂固,在面对公共问题时,仍然是“等、靠、要”的解决思路。为提高小区居民对公共事务的参与度,增强居民对小区的认同感,社会工作者通过“观影区”、环境墙绘长廊等公共空间的打造,让小区居民逐渐参与到社区活动中来,逐步提升他们的参与度和主体感。

社会工作者深知,空间打造的意义,不在于空间被打造得多么漂亮,而在于其过程有多少人参与进来,公共空间是否能够被居民接受并使用。“观影区”公共空间打造完成后,经常放映社区电影,丰富了小区居民的精神文化生活。在参与过程中,居民的意识与行动都得到转变,社区积极分子逐渐成长为社区骨干。在骨干的影响下,越来越多的居民开始关心社区公共事务,一步步参与到社会工作者开展的社区活动之中。最重要的是,“观影区”公共空间也慢慢成为居民可以聚集一起进行议事决事的空间。

▲社会工作者与居民共同打造“观影区”公共空间,并播放社区电影。

 

居民大会转变意识

随着社会工作者与居民间关系的建立、社区人气的聚集、社区骨干的培育,社区的内生力量逐步被激活,社会工作者开始着手推动社区卫生问题的共商共议共决。

社会工作者与社区骨干深入发动和号召,组织小区全体居民在“观影区”公共空间召开了第一次居民座谈会。会上,大家对目前小区环境卫生问题进行了充分讨论,从如何清理、谁清理到清理后谁监督,居民议论得热火朝天。最终,大家一致认为“在居民充分参与的基础上,要有社区居委会和街道参加监督,由居民自主选举组成卫生监督维护队,再通过逐步的共同行动来清理小区内过往堆积的垃圾”。

鉴于第一次居民大会的顺利召开,以及居民的积极性和参与度的大幅提升,社会工作者决定寻找更多外力支持,以便在更快更好催化小区居民的内部行动。一方面,社会工作者积极链接资源获得技术支持;另一方面,在尊重居意见的基础上制定职工小区大规模垃圾清理共同行动活动计划、职工小区垃圾清理维护居民协议书,并征求了街道与居委会的意见和建议进行修改完善,为接下来召开第二次居民大会打下基础。

三个月后,职工小区多方联合座谈在“观影区”举行。与上一次居民座谈会不同,这次会议社会工作者不再是主导者,参与者也不仅仅是居民,而是有了多方参与。会议由社区居委会主导,组织居民讨论具体的垃圾清理行动计划。同时,居民还现场举手表决选举成立职工小区卫生监督维护队,通过了联合多方进行卫生清理共同行动的计划,签订了协议书,确定了小区垃圾清理共同行动的日期和方式等。小区居民的社区参与意识和自主意识的得到进一步提升。

▲经过前期入户访谈,社会工作者发动职工小区的居民召开了第一次居民大会。

▲社会工作者联动街道、社区居委会组织居民召开第二次居民大会,并现场举手表决通过了成立职工小区卫生监督维护队。

 

多方参与共治社区

清理卫生那天,社会工作者链接到大型垃圾清理机器和垃圾运输车辆,由职工小区各片区的社区骨干带队,分别组织小区居民和志愿者对小区内各个垃圾堆积点进行逐一清理。

此次活动,社会工作者共链接了10多家单位和组织,发动志愿者上百名,社区骨干10余名,小区居民上百名,共清理了小区内大大小小垃圾堆积点10余处,居民的居住环境得到极大的改善。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改变并不是外力所给予的,而是居民自己努力得来的。同时,多方参与体现了社区共治的多元主体性,也令小区居民感受到来自社会的关注与关怀,这种意识的转变进一步降低了职工居民因“企业破产,铁饭碗不再”的失落和惆怅,自信和自我效能获得提高。

▲社会工作者在东山街道党委和政府的支持下组织多方共同参与职工小区的垃圾清理。

▲职工小区居民纷纷从家中拿出工具参与到垃圾清理。

▲社会工作者联动多个“双百”社工站社工加入职工小区垃圾清理活动之中,并身先士卒。

▲社会工作者发动了当地的志愿者团体加入到职工小区的垃圾清理。

▲社会工作者带领了邻近的小学儿童青少年加入到职工小区的垃圾清理。

在垃圾被清理后,社会工作者为防止问题再生,通过意识培训和提升,进一步强化了卫生监督维护队的作用,并通过社区骨干的带头示范作用,引导居民逐步从“门前三包”的自我管理进入区域共同维护的邻里互助管理,搭建起邻里互助支持网络,向着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格局迈进。

职工小区未来或许会因为住宅建筑年久而被拆除,但小区居民却不再会因此而感不知所措,因为他们的心中已经有了“我能行”的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