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研究】“大事件梳理”—一种系统回看、对话、超越实践困境的有用方法

2020-04-13

文 / 清远市地区中心 刘文贤

 

广东社工“双百计划”自2017年7月启动以来,第一批的社工站已经走过了近3年的时间,一个五年的项目已经走过了近五分之三的时间。在这近3年的时间里,第一批站点究竟都在做什么?做出了什么?而我们的双百社工相信也有过以下的困惑:

1.“站点有没有做出一些创新的、特色的或品牌服务?这些服务是什么?我们都想做出特色和品牌,但是不知道怎么做?”这些问题可能从我们进驻站点第一天开始就被来自外界各方不断追问,而我们自己也不断在心里尝试回答,但似乎还没找到确切的答案。

2.近3年的时间里,“三同”、“四大任务”、“十要十不要”持续进行中,但我们该如何进行突破或者是跨越,从而逐步迈向“双百”自己的专业模式?这也是外界存在的疑问:原来双百社工也就是走村入户、搞搞活动的过程。走村入户、搞完活动之后是什么,还能怎么做?他们看不到、不知道?甚至连我们自己也陷入困惑和怀疑当中。那么,“双百”是不是只有“三同”、“四大任务”、“十要十不要”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就需要我们共同进行回看、总结和反思。

于是,项目办在2019年12月启动广东社工“双百计划”2019-2020年度核心示范点建设,希望推动第一批双百站点在专业上再上一个新台阶。因此,项目办提出要在核心示范点中,对过往近3年的服务进行“解剖麻雀”般的梳理、归纳和总结过往服务的经验与教训,并总结和提炼出基于站点服务经验与教训的本土化实务处遇模式。而这“解剖麻雀”般的梳理就是“大事件梳理”,就像张和清老师说的:“不写,不梳理,不做理论提升,谁也不知道三同之后为什么做,做什么,该如何做,如何超越,如何成为本土化专业社工……只有在实践出真知的过程中提炼总结出理论化的处遇模式,才能照亮双百社工,才能创造出不可替代性和高性价比的广东双百专业社工。”(张和清,2019)

笔者也从去年12月开始,协同跟进清远地区的核心示范点片区的建设过程,这一过程也是学习和实践“大事件梳理”的过程。因此,在实践过程,有以下一些感受和反思:

一、“大事件梳理”的过程“痛并快乐着”。“痛”是因为痛苦这个事情没有经验,大家伙都是“摸着石头过河”,甚至想要学习和借鉴的资料都比较少;一开始对一些概念的理解就很吃力,更别说怎么去操作。但是,当我们都认为这是有用的、必须要做的事情,必须要学会运用的工具时,就要想方设法,带着“不断思考”的方式去实践。在整个协同和参与站点大事件梳理的过程中,不知道尝试过多少种提问方法,不知道停顿、卡了多少次,导致进行不下去,或者是进行得比较牵强,达不到大家都认同这一说法的地步。然而,经过不断尝试、不断学习的实践后,慢慢地发现这一过程也蛮有意思和意义的,至少每一个社工经历过后,好像找到了一个怎么提炼总结服务品牌和模式的“尚方宝剑”;更重要的是,社工们都洋溢着自信和自豪。是的,我们的一线社工的工作和服务是需要被看见、被肯定和被赞赏的,而大事件梳理过程就有这样“快乐”的效果。

▲笔者协同社工梳理“社区组织培育”这一主线下的大事件。

▲笔者协同永和社工站梳理每一主线的来龙去脉、经验和教训等。

二、创新、特色或是品牌服务往往不是服务一开始就有了的,而是需要经过做服务后,再把看似碎片的服务片段整理、串联起来,提炼出做这一类服务的经验、做法和模式,这就是品牌服务“包装”和产出的过程。所以,特色/品牌服务不是“与生俱来”的,也不是空话或想象出来的,而是实实在在地做出来的。也就是,只有实实在在的服务内容才是特色或品牌服务的基础和核心,而对于很多社工站来说,过往做过的实实在在的服务往往被丢在一边,做过就算了,做完就不管了,然而,每一项的服务对于社工站的服务发展历程来说都是有用的,我们何尝不用“大事件梳理”的方式来把站点服务发展历程的来龙去脉搞清楚呢,这是社工站专业服务更进一步、品牌产出的重要过程。

三、“大事件梳理”可以说是目前较好地能协助社工进行回看、总结、反思的“复盘”工具。能够有针对性地回应“不知道做过什么?”、“感觉没做什么”、“没做出什么特色/品牌”、“没有素材或资料进行书写”、“感觉没有经验性的沉淀和成长”、“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调整或前行”等等问题。笔者与社工共同经历大事件梳理过程的最大感受是能让同事感受到过往的服务和努力被看到和肯定,对社工的认同感更强,社工能迸发出更大潜能。因此,建议各站点阶段性地借助这一“复盘”工具不断强化总结和反思的意识,通过复盘找出特色、塑造品牌。最重要的是积累经验和教训,推动个人的专业成长。

▲笔者协同永和站点梳理案例书写的框架。

四、“大事件梳理”非常注重“对话”的过程。大家一开始对这一项工作感到陌生,虽认识这些概念,但如何操作起来,没有经验可循。于是,就需要进一步推动协同行动者带头去学、去思考、去实践。此次协同,关于“对话”,有以下几点感受:

1.对话过程没有固定套路,每一主线的提问方式、提问的问题不一致,但还是能寻找到一些共性:就是主线下每一大事件跟这一主线有何意义和作用?能够回答到这一问题,基本能将主线下的大事件串联起来,并形成了不同的关键词或进行了分类,这对于搞清楚这一主线的来龙去脉、为什么做,对站点“53111”以及与其他主线有何关系等有极大的帮助。

2.“对话”能力视乎“深度访谈”上的功底,多让社工循序渐进地共同进入提问者的“连环”提问节奏中,能够帮助站点和社工深挖每一事件背后的历程、意义和经验教训。不过,有一点需要警醒的是:不要以问倒社工为荣,应以社工没话说或答不上来而自我警示和反思,这可能是社工不知如何答又或者是问题引起了不适才不愿意回答。所以,整个对话过程或叫对话氛围,应该是能让每个人都专注、每个人都有所思考、每个人都有话说,或者是争着表达以及相互补充的过程。生动地来说,对话的过程是不会让人犯困的过程。那么,可以怎么样做呢?除了不断实践-总结、反思-再实践、再反思,别无他法。不过,有一个比较好的技巧可以借鉴,就是通过对片段中每个字词进行提问,将一个人的话语所描述的事件进行极尽所能还原,还原为错综复杂的现实(北京大学:林小英),比如:

社工描述:“刚入驻站点时,社工忙忙碌碌地开展走访入户,并在那年暑假成功开展了第一次社区活动。”

我们可以这样进行深挖、还原:

3.当对话进行不下去时,应适当停顿一下,多尝试几个角度去提问。当问“是什么、为什么和怎么样”进行不下去时,不妨变成问“每一件事对主线有何意义和作用?”

4.经验和教训的对话是循环螺旋式上升的过程,用“经验树”或“教训树”的方式对经验和教训进行深挖。目的是为了找到经验和教训能操作化的“方案”,也就是这是“怎么做”的经验,以及“教训”如何找出应对方案。不过,在进行这一过程时,往往会发现,社工所说的经验,可能是教训,教训可能也是经验,两者间似乎可以转化,也只有经验深挖的过程,才能协助社工真正挖到经验和教训。

五、大事件梳理的过程比较费时间,从“全景式”摸查到主线下大事件梳理、再到案例书写的过程,单是实地协同就花了从早到晚的整整4天时间。这还不包括社工素材(如站点历程资料)的整理和准备,协同行动者的文书批注、修改和社工实际的书写过程。这么耗时间去做一件事,肯定有人会质疑到底值不值得,或者是有没有必要,但笔者觉得无须辩解。笔者认为,只要对社工成长和能力提升有帮助,对站点服务经验提炼有帮助的,甚至对本土化专业模式产出有帮助的,就值得去做,并一直做下去。虽然,做的过程看似很漫长,但做完后回头看这一过程,你会对自己能走完这一过程竖起大拇指,为自己原来做了那么多事情而感到自豪。本身,社会工作的成效是急不来的,只有静下心、沉下身子,一步一个脚印,扎扎实实地打基础,务实地做服务,才能够沉淀下成效和经验。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反而容易产出浮躁、华而不实的服务方式和内容。如果说要在节省时间上下功夫,笔者觉得还是可以一起努力探索一些方式的,比如:

1.将“大事件梳理”工作做成为站点日常工作内容之一,融入到站点工作节奏中,形成工作习惯。当每一阶段的工作需要总结时,不妨用“大事件梳理”这一类似复盘工具来做,不断实践,不断探索出站点做这件事的经验和套路,逐渐培养起“复盘”的思维和意识。

2.充分借助站点的文书管理制度。因为“大事件梳理”的过程依靠的是过去一段时间的素材来整理的,而服务文书是其中的核心素材。如果这些素材能信手拈来,即查即用。不用再耗太多的时间去收集、盘点和整理的,那么准备相应资料和书写大事件来龙去脉过程的时间将大大减少。因此,站点应建立健全完善的文书管理制度,特别是对大事件的记录,可能大多数站点会在年终的时候盘点过去一年的大事件,以前可能只是知道这些大事件是什么,但现在可能还得记录为什么做这个事情,怎么做的以及意义、影响、经验和教训有哪些等等;又比如,文书检索目录的建立,将会大大提升获取文书素材的效率。

 

关于书写的反思

对于书写,是社工普遍遇到的一大难题。经常会听到“宁愿多做些服务也不愿意写”的声音,很多社工对书写是“又怕、又爱、又恨”的复杂心理。但在进行“大事件梳理”的过程中,书写的环节必不可少,如果不进行书写的话,外界可不知道那些梳理过的东西是什么,有什么用和效果,对行业发展有何促进作用。另外,我们所说的经验、模式和品牌服务,站点是不是真的有经历过,是不是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确确实实是我们做出来的。因此,如何克服“书写困难症”,是我们每一位双百人都要努力和实践的事情。特别是协同行动者应把协同站点社工做好书写作为重要的协同内容。笔者在协同过程也有一些思考,主要是关于两种写作习惯的比较:

第一种写作习惯:起好标题(甚至认为标题起得很不错),然后不断地从标题中开展书写内容,写内容的过程大多数凭想象和记忆。

第二种写作习惯:选定一主题或需撰写的案例,然后搜索、查找、整理跟这一主题或案例相关的资料和素材。比如个案跟进的所有记录表,重新阅读这些资料和素材,重复进行分类、归纳和整理,再从不同类型中提炼、归纳小标题,然后在把与这一小标题相关的内容填充进入,作为佐证和说明这一主题的有力依据和内容。这两种写作习惯,你会选择哪个?所以,依据第二种写作习惯,能够大大减轻“没东西写”或“写不出来”的压力,至少可以对过往做过的服务和事情“有东西可写”。

总而言之,“大事件梳理”仅仅是一个名称,怎么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需要学会“大事件梳理”过程中的思维和意识,是不断总结、反思和再实践的思维和意识。只有这样,才是真正在做行动研究!其次,大家一起共同努力,把“大事件梳理”变成可操作化的工具,让每一位“双百蓝”都能掌握和运用!最后,不管任何时候,遇到任何质疑和压力,我们都需要凝聚共识,抱团取暖,相互分享,“双百社会工作理论和实务模式”才有可能真正实现,并能够持续在实践过程中不断更新和补充。

当然,目前“大事件梳理”只是到了“书写”的环节,后面还需要进行概念化和理论化的过程,这一过程也是同样漫长和“煎熬”的过程,但笔者相信,只要行动起来,不断实践,一定能够做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