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工作行动研究视角下对农村社工实务的解读——以广东省“双百计划”为例

2019-10-17

编者按:

本文首次发表于最近在重庆师范大学召开的第十四届中国社会工作大学生论坛和第四届中国MSW论坛,文章由华南师范大学社会工作本科生及其导师合作完成,感谢社会工作学术界及教育界关注并认真研究广东社会工作双百计划!

自“双百计划”启动以来,“双百”一直推崇扎根社区的社会工作,倡导从社会工作的两大源头和党的群众路线找回初心,回归社会工作的“平民”属性,以行动研究为核心,以驻村(居)为平台,着力推动“三同”、“四大任务”、“十要十不要”,立足镇街,深入村居,为有需要的家庭、群众、社区,打通民政社会工作服务的“最后一米”,追求个案救助与社区共治的齐头并进。

本文从第三方的视野,运用社会工作行动研究作为方法论视角,提炼出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的三大特点,并以此为基础构建出分析城乡社区社会工作的方法论框架,并对“双百计划”的实务特征和意义进行了具体解析。研究发现对于“双百计划”的实践者,乃至广大城乡社区社会工作者都具有一定的参考和借鉴意义。

 


 

社会工作行动研究视角下对农村社工实务的解读

——以广东省“双百计划”为例

文 / 朱铭惠 余冰

[作者简介]

朱铭惠,华南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2016级本科生,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2020级研究生。主持《华南师范大学学生情感支援计划》项目,获得广东省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项目省级立项资格。曾于中大社工服务中心青少年领域实习。

余冰,华南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社会工作系副教授、实习协调主任。

 

摘要:

农村和谐已然成为中国社会良性运行的重难点,面对日益渐多的农村社会问题,农村社会工作的介入将在促进乡村建设振兴上发挥不可小觑的作用。广东省民政厅于2017年起在粤东西北地区推行的“双百计划”正是广东社会工作贯彻强化基层民政工作决策部署,探索农村社会工作实务介入道路的重要举措。在对“双百计划”的研究中发现其社区为本的理念及整合社会工作的策略与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的方法特征不谋而合。本文以社会工作行动研究作为方法论视角,运用内容分析及二次分析的研究手段,首先对“社会工作行动研究”已有文献进行回顾,提炼出其研究主体的多元性、研究过程的反思性、研究历程的知行合一性三大特征。接着以此为基础构建出分析城乡社区社会工作的方法论框架,即深入群众,扎根社区,探索问题;联系实际,多元主体,多方介入;反思经验,落实行动,重在改变。最后根据此方法论框架从“双百计划”的新闻报道、学术研究等资料入手,对“双百计划”的实务特征和意义进行了具体解析,也验证了以往研究关于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方法在“双百计划”中的可行性论述。

关键词:

社会工作行动研究;城乡社区社会工作;广东省农村社会工作“双百计划”项目

 

一、研究源起与研究方法

(一) 研究背景

发布于2017年的《关于支持社会工作专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的指导意见》指出农村社会工作在新时期社会工作投入中的重要地位,社会工作介入乡村振兴,将发展出社会工作新模式,推动乡村建设和乡村文化建设[卓志强,宋智魁,向羽.社会工作参与乡村社会治理的路径及角色研究[J].社会政策研究,2018(04):90-102.]。习近平总书记在2018年参加全国人大广东代表团审议时指示“广东要在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上走在全国前列,必须健全城乡社区治理体系,加强农村基层基础工作”[《关于加强乡镇政府服务能力建设的意见》《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农村治理作为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的单位表现,将为社会治理注入强劲动力。

广东省民政厅坚决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强化基层民政工作的决策部署,遵循广东社会工作转型发展基本路线,于2017年起在粤东西北地区推行“双百计划”,力争双百社工逐步成为乡村社会治理重要力量和农村社会工作者的中坚部分。双百计划本着社区为本的理念和整合社会工作的策略,强调落实社会工作服务过程中的行动研究,双百计划中扎根社区、研究结合实践的概念同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方法里知行合一的特点不谋而合。以社会工作行动研究视角解读双百计划,是社会工作本质方法在社工发展政策中的应用,将更能够领悟该举措的推行意义,探究其政策深意,同时也指导该计划的后续进展。

(二) 研究目的与意义

实践性是社会工作的本质属性[张和清.知行合一: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的历程[J].浙江工商大学学报,2015(04):98-103.],而行动研究是社会科学的基本研究范式,被认为是社会工作最重要的研究方法[古学斌.道德的重量:论行动研究与社会工作实践[J].中国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34(03):67-78.]。双百计划作为广东省民政厅推进实施的专项计划,以扎根社区为根本理念,强调高质量的社区行动研究。为落实社会工作服务过程的行动研究,丰富双百计划基本政策内涵,完善社会工作行动研究实例,本文将以社会工作行动研究作为方法论视角,解读与探索双百计划。对双百计划的借鉴与学习,也将为拓展社会工作介入乡村振兴、参与基层治理的路线奠定基础。

(三) 研究方法

笔者收集并阅读大量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相关文献以及双百计划有关新闻报道和政策文件,选取文献研究法中的二次分析和内容分析作为研究方法,首先对其他研究者先前所进行的有关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的观点和论述进行再次分析和研究,尝试概括提炼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的整体框架;接着再对新闻媒体中有关双百计划的大众传媒信息和相关的政策文件等进行解析,以此作为双百计划的事实依据,从而以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方法论框架分析双百计划的特征和意义。

 

二、对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相关文献的回顾

行动研究方法在社会工作学科领域中运用的时间并不长,在文献查阅过程中也发现国内外以行动研究方法对社会工作进行研究的文章相对较少。在已有文章基础上整理得出,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相关文献侧重点主要集中于:其一是行动研究的定义与特征;其二是行动研究的作用与意义;其三是行动研究在实务中的运用。行动研究的引入为社会工作带来了新的研究思路,本文则主要关注行动研究的操作步骤,并据此提炼行动研究的方法论框架。

在现有研究中,关于行动研究操作步骤方面的论述都强调实务环节的连续性,重视行动研究各步骤完成的先后顺序以及完整程度,虽然呈现的环节或步骤划分方式有别,阶段数量不一,但是仍然有其共性。我将有关行动研究操作步骤的论述概括为三大类,一类侧重研究主体的多元性,重点在于理解领会实务过程中所涉主体的处境及心理状态;一类侧重于研究过程的反思性,即关注实务环节划分,尤其重视实践后对行动的反省回溯及对初始实践的再指导;第三类侧重研究历程的知行合一,关切经验理论与实践行为的结合,突出社工研究与实务在社区实践及社会工作其他领域的作为。

(一) 研究主体的多元性

在刘军奎所构建的行动研究取向的社会工作实践教学框架中,以学生为中心和以研究为中心并重,注重调动多元主体的共同动力,价值取向设定为人、环境、人与环境之间关系的切实改变[刘军奎.社会工作实践教学:行动研究导向的框架构建[J].济南职业学院学报,2016(02):64-67.]。如果将这一运用于教学之中的研究结论延展至社会实践中,对某一社会现象的探索,研究者应发掘该现象背后体现的问题,了解被研究对象反映的需求,后寻找实际介入的方法和路线。在这整个过程中都应该强调主客体之间的共同建构和参与,最终期待切实看到改变效果。

若具象化到社会工作实践领域,结合廖其能等对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方法的解释,阐明行动研究是实践者的行动研究,实践者和研究者合二为一[廖其能,张和清.社会工作督导范式转向研究——以“双百计划”协同行动为例[J].社会工作,2019(01):54-63+110.],可理解成社会工作行动研究中社工所扮演的角色既是研究者,也是行动者,在具体服务中不能够与服务对象相分离。且除确定服务者主体与参与对象主体之余,还应该积极调动其他社会资源,从而实现多元主体的参与。笔者参考刘军奎建构的行动研究取向社会工作实践教学框架,受廖其能对行动研究方法的界定启示,概括出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方法特性中研究主体的多元性,示意图如下。

图一 行动研究多元性主体及其关系

(二) 研究过程的反思性

李炯英将行动研究简化为计划、实施和反思三个环节,实施环节具体包含实际行动和观察分析[李炯英.行动研究:概述、理据及应用[J].四川外语学院学报,2003(06):134-138.];白文慧、苏果云将行动研究划分为发现和界定问题、寻找介入问题的模式和指导思想、发掘行动的方法和介入策略、检验行动结果和进行行动反思四个环节[白文慧,苏果云.社会工作介入流动儿童城市适应难的行动研究——以临县籍流动儿童为例[J].心理月刊,2019,14(05):17-18.];Maggi Savin-Baden、Claire Howel Major对行动研究周期作出最细致的区划,将其界定为辨识社区共享议题、辩论提出议题、决定共同行动的方向、生产共同关注的知识、分享知识和讨论行动的程序、推动有共识的行动、反思和辩论行动背后的价值观和行动的影响、评估和决策下的行动共八个阶段[Maggi Savin-Baden,Claire Howell Major. Using interpretative meta-ethnography to explor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innovative approaches to learning and their influence on faculty understanding of teaching[J]. Higher Education,2007,54(6).]

这些环节或阶段都反映,在以行动研究视角看待某一社会实践时,应当先深入实践参与观察,了解与掌握实务中展现出的可介入点,而后制定介入模式或计划,在其指导下开展具体实践。而实务过程中尤其要对各介入行为进行反思,不断地积累新的实操经验,从而修正介入点及计划,为下一次深入实践奠定基础。笔者根据李炯英等学者对行动研究过程各大环节或阶段的划分所显示出的共同特点,概括出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方法特性中研究过程的反思性,示意图如下。

图二 行动研究过程的反思性

(三) 研究历程的知行合一性

张和清老师在《知行合一: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的历程》一文中阐述了行动研究循环往复的过程实则是一个知行合一的历程,将实践性为本质属性的社会工作与行动研究过程紧密结合,以社区实践的感受力作为行动研究的起点,后在实践感受基础上提出以社会学想象力为主题的理性分析能力,最终强调感受力和想象力之间的循环往复,回归现实实践的改变[张和清.知行合一: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的历程[J].浙江工商大学学报,2015(04):98-103.]。即第一,找寻持续推动专业实务和行动研究的原动力,走近社区实践之中,将“心”带入老百姓的日常生活;第二,在感性体会的基础上通过关联个体经验与社会历史事件上升至理性分析能力,在这里以社会学想象力为载体,由“心动”过渡到“行动”;第三,在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时遵循辩证唯物论的知行统一观,应当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循环往复以至无穷。笔者以张和清老师对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知行同一特点的概述为依据,概括出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方法特性中研究历程的知行合一性,示意图如下。

图三 行动研究知行合一性历程示意图

通过前述文献回顾,关于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的方法论论述可总结出三大要点,分别是研究主体上的多元性特点,研究过程中的反思性特点,研究历程里的知行合一性特点。而笔者认为,如果将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方法具体运用到社区社会工作的实务上,则首先应在社区实践的亲身体验中培养感受力,再联系时代历史背景发展理性分析力,确定可介入点及制定介入计划,最后心动转变为行动,运用相关方法开展实务。在这整个过程中凸显实践和认识二者的辩证统一关系,即在实践中不断更新认识,再在认识指导下开展实践的循环往复过程,其中既有反思性和经验性的具体体现;也有研究者与行动者、服务者与服务对象的协同共建性,即研究者和行动者的角色是协同式的,且服务者与服务对象也从未分离,是共同参与、共同建构、共同改变的。

另外在社会工作行动研究视角指导下无论在城市还是在农村开展社区社会工作,都应当先深入群众、扎根社区,贴切感受社区群众的工作生活,探寻居民的需求或困境,同理共感现在情形下正存在或潜在的问题,对解决这些问题或满足这类需要产生强烈的真实愿望,从而跳脱研究者的单一身份,融入研究本身,行动于研究之中;再从感性思维中发展理性思路,关联个体经验与社会历史,发挥社会学的想象力,看到系统观等客观因素影响,发展贴合实际情况的介入模式;最终心动化为行动,一切经验事实都要落实于改变,切实为社区发展作贡献。在这里同样强调实务行动与经验累积的循环模式建构,在实际操作中发现新的问题或需要,再从介入模式的新思路指导下开展新实践。笔者根据社会工作行动研究主体、过程及历程等方面的特点,概括出以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的方法论指导和分析城乡社区社会工作的框架图如下。

图四 以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指导分析城乡社区社会工作的方法论框架

 

三、社工行动研究视角下对双百计划的解读

“双百计划”是广东省“双百镇 (街) 社会工作服务五年计划”的简称,该项目由广东省民政厅推动,于2016年启动,2017年全面铺开,整个计划将选取粤东西北15个地市的200个试点镇 (街) ,建设200个镇 (街) 社工站,开发设置1000个社工岗位,充实乡镇 (街) 民政工作力量,以此破解农村基层民政工作困境,提升基层民政工作能力。“双百计划”旨在促进政府资金与慈善资金、社工力量与民政服务、社工服务与志愿服务、人才培养与人才使用的有机结合,推动全省农村社会工作的平衡发展,提高农村社会工作的专业水平,增强基层社会服务力量。从整体发展情况上看,“双百计划”开局良好,实行的两年间成效显著,在2019年7月已成功启动第二批“双百计划”社工站。

笔者在对双百计划的新闻报道、学术研究等资料中考察发现,双百计划设计中所体现的特征与社会工作行动研究的主体特点、过程和历程特点有较高的契合度。张和清等在有关《“双百计划”实务模式探究》一文中,提到双百计划的履行过程中必须恪守社区为本的理论视野,落实社会工作服务过程的行动研究,一年的实践证明将双百社工专业服务的过程定位为行动研究的过程是完全正确的,因为双百社工是依靠“搞好关系”、“摸清情况”、“聚起人气”、“找准方向”四大任务的行动研究过程,“起好步、做好事、扎下根”的[张和清,廖其能,许雅婷.“双百计划”实务模式探究[J].中国社会工作,2018(19):19-20.]。而《社会工作督导范式转向研究——以“双百计划”协同行动为例》一文也提到,在双百计划的实践层面上,协同行动者必须进入行动者的脉络里,与社工一起开展扎根社区的社会工作,并且通过行动、提问式的教与学、对话和反思,知觉的相互主体性,在行动与反思的循环往复中实现“协同行动者-社工”的双重能力建设,行动研究集研究、教育、实践于一体,包括行动者对自己行动和实践的自主研究,与双百计划主题最为贴切,双百计划执行研讨最适合运用行动研究的方法[廖其能,张和清.社会工作督导范式转向研究——以“双百计划”协同行动为例[J].社会工作,2019(01):54-63+110.]。据此,本文将利用前述整合出的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方法论模型进一步解读双百计划的实务特征和意义,验证前人关于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方法在双百计划中的可行性论述。

(一) 深入群众,扎根社区,探索问题

在双百计划的政策设计上,将双百计划的基本理念定为社区为本,将双百计划的决定性策略制定为整合社会工作,“双百计划”从2016年3月开始展开调研,2017年6月落实选点。如今社会工作不仅顺利“落地”,还一步步地融入,在村中“扎根”[卓志强,宋智魁,向羽.社会工作参与乡村社会治理的路径及角色研究[J].社会政策研究,2018(04):90-102.],将社工站设置于弱势边缘群体集中的村(社区)之中,制度规定上要求双百社工坚持驻村入户,与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深度了解每一位民政服务对象和弱势边缘群体的日常生活困苦、希望和愿望,将社区当作其服务的主要阵地,以社区为本,以家庭为视角,以需求为导向,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基层下移,实现政策落实和社会服务零距离,有效解决民政对象实际问题,从而把服务做到群众的邻里、家里和心里,最终发挥“雪中送炭”的民生兜底工作。8月8日, 在省民政厅召开的2018年广东社工“双百计划”工作推进会座谈上, 党组书记、厅长卓志强用“自信”、“自强”、“自立”这6个字表达了对“双百社工”的期许,认为双百社工应当融入地方。包括融入村民、村居委、镇街[叶金鑫.“双百计划”:民政服务零距离[J].大社会,2018(08):14-17.]

双百计划开始实施后,在实际运作情形上也符合政策设计中的各项规定。例如在揭阳市揭西县,双百计划中社工共计入户走访7万余次,服务民政对象约10万余人,走街串户的双百社工受到了当地党委、政府的充分肯定,同样也得到了干部群众的广泛认可。当地双百社工小林谈到“看到村民在拔草、掰玉米粒等,主动协助提供帮助,一边倾谈一边劳动,会主动融入村居,切身体会群众的生活,与群众建立信任关系。从村民视角出发来核准民政对象,落实民政政策,要打通政策服务最后一米”,接受过小林等人服务的京溪园镇大岭下村民陈刚也说到“他们跟我说,他们是广东民政‘双百社工’,是来帮助农村弱势群体的,我当时半信半疑!后来,看到他们在村里住下了,走家串户了解情况、开学习班、办社区活动,我才相信他们真的是来帮助我们的!”,而其人民政府人大副主席也表示“社会工作者驻村期间,我一直牵挂着他们,每次我去站点调研,在办公室里都看不到他们的影子。不管是严寒还是酷暑,他们都奔走于每家每户,在田间地头访贫问苦,实实在在践行‘双百’精神,重拾群众路线,这一点让我非常感动。”[廖其能,张和清.社会工作督导范式转向研究——以“双百计划”协同行动为例[J].社会工作,2019(01):54-63+110.]

从政策的设计和制度制定中,反映出双百计划扎根社区的本质和深入群众的决心,而在切实的双百计划服务中,从社工、服务对象、当地政府各主体角度上出发,也体现了双百社工在亲身体验感悟社区实践之后,从服务对象角度出发所看到的本质需求,找寻到了实务工作中较为精准个性化的入手点。

(二) 联系实际,多元主体,多方介入

张和清老师指出,双百社工应当发挥社会学的想象力,寻找个人困境的历史社会根源,激活社区内生力量,共同推动群众生活的改善和社区的可持续发展,重拾人民的社会工作。在社区实践的感受力基础上,还应该有理性分析能力的发展。例如在广东社工双百计划汕尾市城东镇社工站社工开展的服务案例中,李婆婆83岁,生活能力为半自理,丧偶,长期独居,享有最低生活保障,每月低保金200多元,但都由其儿媳代领,儿媳会帮她买一些食物和日常用品。李婆婆平时还捡废品,居住环境简陋。李婆婆有三个子女,大儿子2015年去世;与二儿子关系不佳,来往不多;女儿远嫁,联系甚少。周边的邻居偶尔会赠送些食物,无其他社会交往。社工在介入服务时,首先向当地村委会驻片干部核实李婆婆信息的真实性,村委会工作人员表示:“李婆婆的情况较为棘手,因其有儿子,尽管没有尽到赡养义务,但也无法按照五保对象进行救助, 在政策层面无其他符合条件的救助方式。村里经济条件有限, 我们唯有常常去看望她, 陪她坐坐。”社工在探访中发现,眼看寒冬将至, 李婆婆晚上还在木板上睡觉,社工对于李婆婆的遭遇和现在的生活状况深感难过,希望能够切实地为李婆婆做一些事情。社工将李婆婆的处境与其他低保家庭进行对比,放在更大的背景上考量后发现了差异性,其他低保家庭尽管经济艰难,但是仍然存在家庭支持网络与社会交往能力,李婆婆的问题不仅仅在于居住环境或条件上的缺乏,还有家庭社会网络的缺失,经济苦难只是表面所显示出来的最为突出的问题,但其背后更深层的根源是社会家庭网络支持的空白。在这样的分析基础上,社工开始介入服务。起初李婆婆十分抗拒社工的跟进,担心被骗,社工就与村委会工作人员多次一同走访,李婆婆态度逐渐转变,开始主动向社工表达诉求。社工则积极联系本地公益爱心团体,经过多次沟通,顺利获得资助,为李婆婆添置木床和床垫、被褥等生活用品。社工还意识到,为使服务效果可持续,除了社工跟进外,必须增强李婆婆的支持网络力量及关系强度,具体工作包括与当地的公益团体沟通,不定期安排志愿者上门探访及进行健康检查;与其周边的邻居沟通,鼓励他们多看望李婆婆,若出现危机能够及时告知;与其二儿子沟通,提升其赡养母亲的责任意识,同时评估其具体困难并给予回应。[林泳诗.社会工作介入社会救助工作的三个维度——以广东社工“双百计划”个案为例[J].中国社会工作,2018(15):26-27.]

在这个案例中,同样也反映了多元主体之间的相互作用,在解决李婆婆的问题时,双百社工领会到不能一厢情愿地把解决社区问题的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而忽略了其他主体的参与,扭转作为问题解决的唯一主体“主客二元”的思维,联动了村委会、爱心公益团体等,整合社会资源,成为爱心的链接者。在联系周边邻居的行动上,也反映了双百社工注重激活社区内生力量,能够借助本土文化的力量,再造社区自助、互助、共助的自治体系。

(三) 反思经验,落实行动,重在改变

关于双百计划中社会工作者的角色界定上,将其界定为改变的催化者。在双百计划落地一年某地的总结新闻中提到,社会工作者通过“三同”、举办喜闻乐见的社区文娱活动、链接政府及社会资源, 对民政对象困难群体进行个案救助,并推动社区群众参与社区治理等做法,获得各级政府和(社)群众的认同和欢迎。张和清老师提出,双百计划行动者将行动及时进行归纳、总结与梳理,再者对行动进行概念化,最后从概念化的行动出发,通过行动研究生产出新的行动知识和理论,从而更好地指导实践。而“目标- 计划- 过程”的跟进、管理以及评估专业推进体系是实现这一愿景的路径和制度保障。这要求双百社工将这三个层面有机地结合起来展开行动。在对双百计划进行设计时,提到双百计划的行动应该是有计划的,不是盲目的行动,双百计划必须通过制定计划来推进,计划以目标为导向,而目标所源于的愿景又来自于社区评估的行动研究。在双百计划的“53111”制定中,就体现了高质量社区行动研究对社区工作实务的有效指导过程。

而双百社工服务过程的行动探究是知行合一的过程,社会工作者的专业服务过程既是社区评估的行动研究和行动过程的反思性研究,也是行动者反身性研究(社会工作者对自我专业身份的肯定),社工应当在实践过程中不断审视、学习和调整。例如某资深社工Y在双百计划年度总结中反思道“以往的服务经验是把双刃剑,很容易就会把服务思维带偏离驻村模式的轨道。……正是由于有十多年对于社会工作的认识,容易使自己在社会工作层面有‘我很厉害’的错觉。所以我要时时提醒自己笃实基础……而且要学以致用,不要眼高于顶”[廖其能,张和清.社会工作督导范式转向研究——以“双百计划”协同行动为例[J].社会工作,2019(01):54-63+110.]。在这位社工的总结反思中,我们可以找到“行动-提问-对话-反思”的策略,在行动与反思的循环往复之中,社工由此寻找解决实践困境的有效方法,从而生产出契合本土情境的专业实践知识。

社会工作的本质是实践,在基层发展社会工作力量,真正扩大社会工作的影响,还是应该有具体的服务、实际的作用来予以支撑。但也不能仅仅停留于一味地蛮干,而是在服务中不断发掘新的潜在需求,可调整改进的介入模式,可能证伪某些理论的情形,将实际行动中的经验带入相关指导思路的发展之中,完善调整理论设计之后,再重新深入下一阶段的实务服务。

 

四、研究反思

本文以社会工作行动研究方法视角介入双百计划之中,试图借助已有的文献研究内容和新闻报道文本,来解读双百计划政策的设计思路以及双百社工实务的实践思路。也由此验证了双百计划中行动研究方法的可行性,论证加深已有研究结论。在对双百计划的探索中,发现双百计划接地气,能够服务群众,能够将基层服务做得更加精细及专业,在真正的贴近式服务中传递社会的温度,切实为身处困境的群众或有需要的人群提供了最专业的社会服务,打通了服务老、孤、残、幼、贫等民政对象和村民的“最后一公里”;同时也注重乡村文化的建设与社区氛围的营造,为乡村提供更多的兴趣类活动,激发大家的参与热情,使社区服务质量也得到提升。

结合社会行动研究视角解读双百计划,能够体会双百计划四个方面的意义。首先双百计划回归了社会工作的社区传统,更好地展示了社会工作的作用和意义,在深入群众服务社区的同时,也扩大了社工行业的宣传,增加了居民对社工的信任度;其次将专业的服务、技术化的路线带到社区里去,同样也促进了社区结构的完善,提升了社会自身解决人本身问题的能力;第三,长远来看,双百计划对于社会工作本身具有重要意义,探索适合中国广大城乡地区的社会工作实践模式,体现在行动研究中就是扎根群众社区所带来的效力。再者双百计划注重培力居民主体,善于构建社区治理多元主体,也链接多方资源,协力解决社区问题和助推社区发展,在社区治理上有深刻意义,体现在行动研究中就是联动主体,结合实际所带来的助力。与此同时双百计划壮大了基层服务力量,一线社会工作队伍与民政管理队伍的结合也提升了民政工作整体的专业水平,完善了民政公共服务格局体系,对于民政工作也具有不可忽视的意义,体现在行动研究中就是回归实践所带来的动力。最后,在实践过程中不断反思,调整思路不断发展实践,双百计划也有促进了社区共同体建设,探索新型城乡关系,改善社会结构的弊端等作用,对于整个中国社会发展都具有莫大的意义。

本文仅从已有文献或新闻报道的文本中研究,未能亲自收集相关的资源数据,具有较大的局限性。希望以后有机会能够深入研究双百计划,在研究中不断促进双百计划发展进步,从而发展出一条最适合中国乡村建设与乡土振兴的实务工作模式。

篇幅有限,参考文献及附录省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