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案故事】林姨的“小木屋”

2019-01-11

光阴似箭,我成为双百社工已有一年了。在这一年里, 我与同工在社区的每一个地方,留下了我们的脚印。其中,有一件事拉近了我与社区的距离。

 

一、发现“小木屋”

刚来到社区时,双百社工对社区情况并不熟悉,却被社区里的一个“小木屋”吸引了。这个“小木屋”是由一块块小木板围搭起来的,只有一个成年人蹲下的高度,但就是在这个小小的屋子里却长年居住着一位精神疾病患者林姨。双百社工便开始向周围的居民了解林姨的情况,得知林姨其实并非流浪人员,亲属住在附近,三餐由亲属带来的,偶尔也会带她去洗澡。偶然有一次,双百社工偶遇到亲属,但是亲属并不愿意与社工有过多的接触。由于近期寒流来袭,有居民因为担心林姨被“冻坏”,向居委会反映了这个情况,居委会工作人员联系社工帮忙寻找临时救助站,但因林姨是精神疾病患者且无户籍证明,没有救助站愿意收留她。无奈之下,双百社工只能为林姨送上两张被子及每天为其送上热水,让她在寒冬里感受到一丝“温暖”。遇到下雨时,社工便为林姨拉开一张“桌布”挡雨,而当社工走进时,她总是会抬起头来,安静地看着社工。

 

 

二、社工介入

就这样过了两个月,林姨突然发病,误伤了路过的小孩,被强制送到医院治疗,作为监护人的亲属向居委会求助经济问题。居委会将林姨的个案转介至双百社工,希望社工能链接相关的资源。

为了更好评估林姨的情况,社工与亲属进行进一步交流,了解林姨的详细资料。经过沟通,双百社工了解:林姨没有申请低保、医保、残疾补贴,户籍在其他省份,而林姨没有及时补办二代身份证,目前可能存在“销户”情况。社工向亲属说明补办身份证的重要性,也是后续申请救助补贴的必要证件。此时,亲属才意识到了自己之前对林姨的忽视,请求社工帮忙进行林姨户口的确认,以便可以补办身份证。

 

三、消失的“小木屋”

根据林姨亲属提供的信息,社工经过多番周折后,发现林姨的户籍并非在省外,而是在其它区县。由于年纪问题,林姨亲属担心处理得不好,因此请求社工协助其去办理证件。随后社工便陪同其到派出所咨询精神疾病患者补办身份证的条件及是否可以寄户的问题,但因目前已没有寄户的政策,林姨又不符合迁户的条件,就只能把户口留在原户籍地,办理的各项补贴也需在户籍地办理。尽管前往其它区县办理证件对于林姨亲属来说“任务艰巨”,但在社工的鼓励下及多次向其表明申请各项补贴对林姨现状的重要性下,亲属毅然地选择前往。同时,居委会也找到慈善机构,为林姨提供了资助,缓解了经济负担。

当前,林姨的身份证、户口本等问题得到解决,身体也得到一定的恢复。在林姨出院后,林姨亲属为林姨租了一个房子,每天定时送餐,林姨得到了更好的照顾,“小木屋”也被拆掉了。

 

四、社工反思

在跟进这个个案时,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林姨亲属对社工态度的转变。原先,林姨亲属觉得社工是“好管闲事”,但是在社工不断努力下,亲属慢慢地开始信任社工,愿意把林姨情况告诉社工。林姨亲属在向社工咨询关于办理身份证的事情时,说:“妹啊,办理这些证件,实在是太复杂,阿姨年纪大,什么都不懂,需要你多多帮忙,不过你放心,阿姨会给一些钱补贴你的”。当时,社工“哭笑不得”,向亲属澄清双百社工的职责、理念和社工站的愿景。虽然社区民众对于社工行业还是似懂非懂,但是双百社工将用自己的行动告诉她们,我们正在努力地与她们一起解决当前的问题。

虽然经历过被拒绝后的沮丧,但是通过社工的坚持与行动,也逐渐让居民看到社工的付出与努力,开始慢慢地认可社工,从而让我感觉这一年的付出并没有白费。

 

汕头市金平区永祥街道社会工作服务站  谢婷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