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尾东洲街道】梦,还是那个梦

2017-09-01

当我们醒过来,家乡的风亲吻着额头,我们的灵魂不再无处安放。

                                                                          ——题记

这个村庄有时候很安寂,连候鸟飞过田野,仿佛也小心翼翼的,不忍打破她的宁静、祥和。

汽车的低金属音乐冲击着耳膜,窗外是那熟悉的泥石小路。疾驰着,我的思维随着风飘入那村头,飘入那片熟悉的槐树林,飘入那田间小憩的人与心。

“驻村、访村入户”,这是近两个月以来听的最多的主旋律,我们的节奏基本就是围绕着这个主题而激扬。

作为一名”专业”的基层村民,我们在拥抱大自然的同时,不经意间,会发现家乡的一些诟病。两个月来,我们用心去了解我们的村落,去挖掘我们村的历史。今天终于有时间静下心来,为你们写写说说——

 

(一)

我记得在”双百”面试前夕,我和爱人有一天晚上出外做调研,主题是记录巷口路旁究竟有多少随地乱扔的垃圾。结果让我大跌眼镜,几乎每家每户门口都布满垃圾,而且洒落满地,遍地的老鼠、蟑螂过着满足的”夜生活”,严重影响了街道的卫生,这与白天整齐的路面,成了鲜明的反差。那次调研,让我印象深刻——看似宁静的小巷口,蛇虫鼠蚁蠢蠢欲动。

进驻社会工作站后,我和几个同工也开始规划整理街道巷口卫生。我们发现:”垃圾落地”主要是集中在晚上。而恰恰一些有害鼠蚁就是在这个时候出来觅食,这是一个微小而容易给人忽视的问题。就如爱德华·洛伦兹的”蝴蝶效应”,一些疾病往往从不经意间开始传播、蔓延。在这样一个人口相对集中、老龄幼儿人口较多的村庄里,这个问题不容小觑。

在走访调研的过程中,有几条小巷进入了我们的视线——整齐的路面上摆满了绿色带盖的垃圾桶,它们看似简单的摆放着,然而却从根本上解决了鼠蚁、蟑螂乱窜的现象,我们发现,这样的一批垃圾桶,有些与众不同,上面印着”垃圾不落地,东洲越美丽,东洲爱心人士”。那时,我们便意识到,东洲街道可能存在着一批有着环保意识极高的爱心人士。一个偶然的机会,解开了我们的谜底——

东洲街道某某诊所,我带着小孩就诊……

“请问你是不是社会工作站的张宗触?”

“是的,请问你…”

“我看过你的文章,有机会想请你帮我写篇文稿”

“哦?关于哪方面的”

“关于东洲的卫生问题的”

“卫生问题?”

“是这样的,我和二村的黄希湖以及两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一直以来关注着家乡的一些民生问题,前阵子,我们购置了一批垃圾桶,送给东洲北门社的村民,现在摆放于……”

“真的很凑巧,社会工作站成立到现在,我们一直在寻找着这件事情的主人翁。”

“其实此事微不足道。我们觉得卫生问题是民生的根本。要解决村民的一些疾病问题,必须从源头上提高村民的生活习惯,然而,长年累月,一下子要改变生活习惯,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我们想从旁观的角度协助他们去改变。虽然说,我们的力量有些薄弱。我们现在做的是北门社,只是起了一个开始,我们目的希望我们的行动,带动其他社头的爱心人士也一起行动起来,致力于东洲卫生环境的改善。”

“大哥,我觉得你们做的很不错,你们思想觉悟很高,你做了一件我们一直很想做的事情,我想问下你们这个组织理念是…”

“我相信东洲卫生环境会一步一步的好起来,我们缺少的是这方面大力的宣传,心理的健康必须治疗(习惯性动作:随手丢之、随地吐痰)。总体来说村民的素质还是比以前好了很多的。我们相信,一种微小的思维:一个桶、一遍宣传、一次习惯,终能成为一种文化!改变不良的习惯,路还很长,哪怕只改变一个人,那也是好的开始。我们并不求什么回报,家乡的环境有所改善,家乡人的生活素质有所提高,这就是我们最初的梦!”

“很佩服你们这种行为与思悟——润物细无声!你们让我明白:有一种力量叫大爱无疆!有一种文化叫潜移默化!”

“下一步计划,我们想出资…..”

诊所一下子来了很多人,我仔细观察着,观察着这位陌生又熟悉的朋友,他始终以笑脸迎人。他用微笑诠释着生活;他用行动解读着生命;他用理念传播着文化。他——黄连坤,东洲街道东二村人,医者。

 

(二)

 

东洲街道办事处主任室,周主任通知我协助完成社会工作服务站修缮整改完工验收报告。

“宗触同志,我们卫生院正在举行年度”社区免费健康体检活动,准备跟你们社会工作站对接下。”

“我们正准备去卫生院找你的,刚好在这里碰见你了,刘院长。”

“是这样的,我们开展的是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是免费的,这个活动主要是针对社区老年人和慢性病患者进行健康体检,但是有一些老人常年居于室内,对健康认识不深,对于这一类人员的宣传推广还得有劳你们…”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在走访的过程中,可以把该项活动的通知传达给他们…但是有一些老人家常年卧病在床,可能到达不了现场,再由于经济条件比较落后,想要定期去医院做体检,实在困难。你看能否…”

“这也是我今天想要跟你探讨的一个事情,我们医院也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存在,东洲的老年人总体健康意识还是很低,一些健康常识往往给忽略了,怎样防范于未然,他们并无意识,甚至有一些讳疾忌医的现象存在。所以,他们常年饱受疾病困扰,为了社区老人的健康,医院准备进行入户体检,由于人员缺口,到时可能需要你们协助。”

“非常乐意,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一件事情,我们最近可以帮忙宣传这个体检活动,为他们进行讲解定期体检的重要性。”

“那就真的太好了!”

刘院长的语言深深触动了我,据了解,他每年都会不定期为社区一些残弱老人举行相关的身体检查活动。

身为社区的一员,当我们跟着工作的节奏,有时候容易忽略了一些微小的问题,忙碌、奔波的生活有时候会让我们”思维短路”。身为一名社会工作者,我们应当抓住一些细微的问题,做好做足,用生命影响生命。

甘炳光教授说过,我们不要忽略社会工作者介入时所产生的点滴作用,这些点滴作用有时候看来虽然渺小,但日后可能为服务对象带来巨大的改变。

 

(三)

周末,田间小路上几个小孩童嬉闹着,工作站内,我们正埋头整理着个案记录。一位中年人带着几个小孩子走了进来…

“请问你是林融俊老师吗?”我一下子认出了他。

“是的,你是…”

“我是你的学生,小学四年级时你教过我”

“是吧,怪不得有些面熟,你现在回来我们这边工作了?”

“是的,做社会工作。这是一个今年刚成立的组织”

“嗯嗯,我听说过,我们家乡终于有了这样的组织,所以我今天过来看看。这样好啊,接近村落,做实事。”

……

“你们的工作模式是怎么样的?还有主要针对哪方面呢?”

“我们主要是驻村,现在我们站主要针对东洲的实际情况,定了四个领域(分别是:环境卫生、青少年教育、留守儿童、残疾人低保户)进行走访、调研、取材,希望在我们家乡留下一些脚印,用我们的力量协助村民做一些事情,我们有一个老生常谈的宗旨:助人自助!”

“这样的理念好啊。”

“林老师,我记得你以前是教美术的,你现在还是专攻美术吗?”

“现在没有了,主要教语文,一些文化艺术在我们小村落想要把它发展成一种氛围,有时候还挺难的。不过,现在我还在钻研这面的知识。”

“林老师紧守着艺术梦啊 ,我觉得有些文化如果磨灭了,怪可惜的。”

“呵呵,所以我到现在还在还琢磨着这些玩意。对了,我觉得你们可以对接我们中心小学,等开学后可以进入学校做相关的活动。”

“是的,这也是我们的计划。”

“我看到你们这里有一间图书馆。这是…”

“对,我们已经把这个馆整理好,下一步打算对外开放。”

“很好,对外开放,将成为东洲第一家图书馆。东洲太需要这样的设施,太需要这样的氛围,你比如……”

印象中,林老师是一位温文尔雅的绅士,他一直从事着美术事业,擅长于书法、手工,他们父子俩对我们东洲的文化传承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

记得小时候,我亲眼见过他们父子为我们本地一个重要的节日——地藏王诞辰,亲手做过两条舞龙。当那几十个壮汉把它们托起,汗水扬洒于广场上,那是栩栩如生的。

回忆总喜欢遗落在时光的缝隙中,那些日子是多么美好,那一群艺术家,那一种人文的力量,那一拘历史的符号,深深埋藏在每个东洲人的心里,成为一种不可磨灭的印记。

几天后,林老师抱着几十本书籍再次走进社工站——

林老师成为了我们站(东洲文化中心图书馆)成立后第一个图书捐赠者,他依旧用自己微薄的力量传承着文化。

当看到这些书籍,我的内心无比感动。《九年义务教育课程标准实验教科书——语文》勾勒出我们80后、90后一代的记忆,就如抽屉里被遗忘已久的老照片,充满着回忆的芬芳。《新型城镇化实践与发展》、《粤东西北地区振兴战略》记载着改革开放路上的荆棘与社会变革中振兴的策略,恰恰与”双百计划”的理念相互交融。

小时候总喜欢抱头幻想,想着有一天,能携上妻与儿,落居小村落,写一写生活的诗与歌。

曾几何时,真没想过有这么一天,会回到家乡工作,更未想过会成为一名社会工作者。天,依旧很蓝,梦还是那个梦,踏着落日余晖,我们拥抱着晚霞与阡陌。

当我们醒过来,家乡的风亲吻着额头,我们的灵魂不再无处安放。

八月,为你们写一写。

文/张宗触

汕尾市红海湾东洲街道社会工作服务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