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发展丨志愿服务助力古城文化新跃进——记兴田社工社区营造的探索路

2021-02-23

建筑物就是我们留下来的历史的重要记忆,而这些历史的记忆跟我们的生活密切相关。正是它留存了这些历史的记忆,才使我们有乡愁。乡愁乡愁没有乡哪来的愁,所以要留住乡愁,留住这些历史建筑物,不光是留住那些皇宫别墅,而是要留住我们自己真正的房屋。

——“古城卫士”阮仪三

 

走进老旧的古城,寻觅悠久的历史

社区营造是以发掘整理、记录和加强(村)居民之间联系,历史文化、人文情怀,培育(村)居民的社区归属感,修复和睦团结互助的传统农村、社区人际关系,持续发展经济,最终成为(村)居民友善相处、团结互助、积极参与公共事务,取得经济与社会同步协调发展的新社区。

为更好地落实党建引领社区治理创新,挖掘社区“人文地产景”寻找梅州市兴宁市古老、本土的历史文化特色,开展社区营造的新探索,兴田街道社工站社区营造开展8期以来,围绕社区导赏、口述历史、照片故事等开展,作为基层社会组织和社区居民,我们还是要直面古城困境,做力所能及且迫在眉睫的事。如此,由社区志愿者作为主导开展工作,社区营造第9期从社会学、建筑学、历史学的角度结合古城文化保育开展活动。

举办活动并不是行动的目的,但活动是一种重要媒介,可以让我们听到更多声音,得到更多支援,持续践行工作理念——参与性、在地性……

大年初五的南街南、兴田社工与志愿者们一起“行-摄-记”针对古城保留的历史片区、建筑、人员、历史故事、问题,做好图像、数据、文字记录,摸清“古城家底”形成系统性认知与成果。

“行-摄-记”前期,兴田社工们做了大量的准备,与社区志愿者们一起商讨记录的路线和建筑物,设计历史调查的表格,邀请资深社区志愿者作为调查引导员,带领社区居民,去关注和记录不一样的历史建筑、社区印记。

过了这一大片农田,就来到了【石桥湖】石桥湖右边就是现今宏源房地产公司老板的老祖家【石桥湖曾屋】;往前面走的左边就是著名的【南门墰,大陈屋】连接着一大片都是陈姓祖屋;这里可以分开走了两道路进城;走过一个叫【老祖屋】后,走一小段上坡路,就来到了兴宁县城的正【南门】,走过小小狭狭长长的南街,可以看到南街两旁有众多不同姓氏的祠堂,建筑规模有大有小,但都在不同形式中,共同显示着古老兴宁历史悠久的文明之乡的痕迹。走出南街,就到了中山东路。中山路往东走大约200米,就是古老的【东门】城楼;从南街出来从中山东路往西走大约300米,就是古老的兴宁县政府所在地【政府办公大院】。

——塔下老鸟《儿时记忆中的兴宁县》

 

社工带领志愿者们实地走访古城历史建筑,利用纸质或电子的地图、调研表格,以及笔、手机、相机等工具,逐个记录历史建筑、党史人文信息。并通过与原住民、租户或邻居的交流,了解建筑的历史变迁与人文故事。

志愿者们总结和收集填写的历史建筑调查资料,分享调查过程中遇到的“人文历史”而“建社普查”的活动,也确可摸清古城的具体信息,将大大有助于导赏质量的提升,为民众传播更有深度的古城记忆。

古老社区(古城)是我们生活重要的场所,社区营造对于居民的各方面都会产生很重要的意义。从社会发展的角度而言,居民对于居住环境的认同都是存在差异的,历史建筑物的普查,吸收和引进全新的概念,开拓全新的工作模式,在吸收、记录、引入社区营造理念的基础上,让历史记忆与理论实践有机结合。

一个人不能改变一座城市。显然,古城的“共建共治共享”需要每个人的参与。每一块空地、一座祠堂、一条街巷都是古城的有机组成部分。每个点滴的行动和微小的记录,都在改变着所有人共同生活的古城文化。

未来,兴田社工站将结合口述历史、建筑普查的工作方法,运用社会学与社会工作的方式继续进行社区营造,切实发挥响应公众诉求、推动环境改善的价值。鼓励让所有人朝着共同的目标努力,古城便不再是个体生活、落魄衰败的静态背景,而将成为大家共同的“社区”和“家园”。

 

寄 语

我已经开始习惯不再有回忆的生活了

虽然在我内心深处我想知道在远方一定有一个故乡

在那里有失去而不可再得的乐园

——《城南旧事》林海音

 

文 / 梅州市兴宁兴田街道社工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