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州市第二批】一张木长椅的故事

2020-07-07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则我们的驻村小故事。

故事发生在2019年年末,南昆山社工站三名社工在走访社区期间,发现并结识了几位婆婆,她们总在午后聚集在一个住宅楼楼梯口的木长椅,坐着一起聊天,每天如此。

三名社工在社区走访期间接触到这几位婆婆,通过交流了解到几位婆婆年龄都在70岁左右,身体方面也有不同程度的老年病。但即便如此,只要聚在木长椅上坐着聊天,婆婆们脸上就总是挂着笑容。

随着交流的次数多了,婆婆们与我们渐渐熟稔。每次我们经过,总会热情地唤我们几声,社工们也会予以回应,以闲聊的方式和婆婆们唠唠家常,询问身体状况以及介绍我们社工站针对社区老人群体开展的活动等,渐渐地婆婆们也开始对我们是来做什么的有了些许的明白。其间,一位婆婆半开玩笑般地向社工提出能不能帮忙给她们找一张大小差不多的长椅替换一下。社工通过察看,发现婆婆们现在坐着的木长椅结构松散,扎了很多铁线和钉子,看来是维修和加固过不少次,婆婆们每天坐在上面,确是一个不小的安全隐患。

▲楼梯口旧长椅

对于婆婆们的诉求,社工们答应后默默地记在心中,一有时间便会寻找合适替换的长椅。不久,社工在菜市场附近的另一处老人活动区域找到了几张长沙发并告知婆婆们时,不料婆婆们异口同声地表示拒绝。她们表示,因为楼梯口放长椅的位置每逢下雨都会有雨滴飘进来,皮质沙发沾了雨水就会发霉,并且由于年纪大了,她们更偏爱坐硬座。社工听后才发现原来婆婆们还有这一层的思考在里面,社工表示理解,并跟婆婆们承诺会继续寻找合适的木长椅。

时间来到了2020年1月,随着疫情的发生,南昆山社工站三名同工暂时放下了社工站计划内的社区工作,全力配合管委会进行防疫防控宣传等社区工作。转眼间到了6月,在全国疫情得到明显控制的同时,社工们逐渐想起为婆婆们寻找合适替换的木长椅一事。

就在最近,笔者在家中大扫除时发现家中阁楼有一张老式的木长椅,尺寸大小正好适合替换旧的长椅给婆婆们坐,在得到家人的赞成和支持后,笔者联系社工站其余两名同工,安排给婆婆们换长椅的事宜。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笔者来到楼梯口长椅前,在等候同工联络志愿者帮忙的同时,告知婆婆们已经找到合适的木长椅给她们替换,不料其中一位婆婆在满心欢喜地答应后,忽然低落地跟笔者说道:“还是不用换了吧,其实到了我们这年纪,也坐不了多久了…”笔者听罢顿觉鼻子一酸,更坚定了给婆婆们换张好点的木长椅的想法,在安慰着婆婆的同时,和同工加快了搬运和更换木长椅的行动。

片刻后,同工们与志愿者搬开旧的木长椅,简单清理一下地面后,4人便一同到笔者家中搬来了替换的长椅。

社工和志愿者在对替换好的木长椅进行简单的清洁后,在婆婆们的指引下给“新”的木长椅靠背绑上纸板,让她们坐着、靠着聊天的时候更舒适,期间婆婆们不停地对社工们拉拉手、拍拍背表示感谢和赞许,脸上也一直挂着笑容,爽朗的笑声更是吸引了周边店铺一些好奇的群众过来围观。

▲安置“新”长椅

最后安置完成,社工们邀请婆婆们试坐“新”的木长椅,婆婆们刚开始还有些害羞,但拗不过社工的硬磨软泡,便有了这张合影。

离开前,笔者和同工们对婆婆们一再承诺,以后会经常过来木长椅前陪她们聊天,今后也会举办一些老年人活动邀请她们参加,婆婆们表示应允的同时,还在不断地对社工表示感谢,甚至径直走向附近小卖铺想要买吃的喝的作为答谢,社工们只能再次交代婆婆们注意身体后迅速离开。

回去的路上,笔者脑中不断回响着婆婆说的那句话:“还是不用换了吧,其实到了我们这年纪,也坐不了多久了…”心酸的同时,也明白生老病死实属自然规律,人固一死,无法逃避。生老病死也好,悲欢离合也罢,都是人生必须经历的一段过程,有那么多事情我们无能为力。但做为社工的我们明白,我们能做的也许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但却很有温度,因为我们会认真对待社区居民的诉求,并与她们一起,所以“驻村”这件事真很“美”。

 

文/郭以宸

来源:惠州市龙门县南昆山镇社会工作服务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