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江东镇】接生文化的口述文化行动

2019-03-28

背   景

“接生这么多次,我自己都数不清了,接生一个又一个孩子,大家都平平安安、都很欢喜,我觉得这样就最好了,疼别人的小孩就像疼自己的孩子、孙子一样。”

——刘琴音

刘琴音,出生于1932年,圆山村谢厝自然村接生员,从公社化期间开始接生,十几年前将接生技能传授给儿媳妇,接生经历近40年。

接生员,这一身份在过去是无比重要的,她们接生过一个又一个的小生命,讲究的不仅仅是技能,更是对新生命的呵护与关爱。随着社会进步,现在已没有产妇在家生孩子,接生员也渐渐被忘却,年轻一代更是不懂何为接生员……

 

接生主题口述史访谈

广东社工“双百计划”潮州市江东社工站第一次找到刘琴音老姆,向她说明来意后,她很是惊讶——惊讶于为什么会有年轻人愿意听她讲述这些过往,同时她也很高兴,“多谢你们这些年轻人相惜,你们愿意来听我讲,我好高兴。”

▲刘老姆向双百社工演示脐绑布的使用方法

社工通过口述史访谈刘琴音老姆的接生故事,提炼出接生故事稿,选取部分口述史访谈录音以及影像,并借用接生工具,结合生命起源漫画,于2018年12月在村居开展接生故事分享会。

 

倾听历史——接生故事分享会

分享会包括“我从哪里来”图片展与接生工具展,以录音、影像、文字形式展现访谈成果,还设有接生知识问答环节。

“我从哪里来?”很多小朋友对这个问题都很好奇,但大多数时候,他们会得到是“垃圾堆里捡的”、“别人给的”、“石头里蹦出来的”等答案。分享会的图片展,以六张漫画展示生命形成的过程,从妈妈与爸爸结婚,妈妈卵子与爸爸精子结合,到受精卵在妈妈肚子里不断成长为一个小生命,再到小宝宝的出生。

▲接生厚草纸与手套

脐包、脐绑布、厚草纸、剪刀钳、碘酒……这些旧时接生工具的展示,让村民近距离接触、了解到接生文化。有位老姨看到展出的厚草纸后,惊讶地说:“这些现在几乎见不到了,以前生孩子都是用这些粗糙的厚草纸,哪像现在条件这么好啊,现在的小孩都不懂这些了。”

▲小朋友听访谈录音

▲口述文化行动部分访谈影像展示

访谈录音、影像、文字的分享,不单单是呈现刘老姆的接生技能,更是能从中感受到作为接生员的刘老姆的职业精神与呵护每一个新生命的大爱精神。

 

接生故事节选

有些人很容易,顺产也很快,有些人需要一直发力一直等,我就只能坐在旁边跟着一直等,边等边帮产妇按摩肚子,产妇都只要我按,家里人想帮她按,她说按得不舒服,不要。因为我懂得要按哪里会让产妇觉得比较舒服,所以她们都喜欢让我按摩。

女人生孩子就是跟阎罗王隔层膜。生产前肚子会痛,肚子疼后觉得身体很紧,紧紧的感觉像是要大便一样,这时候我就会跟她说:“开始发力,使力。”有些人痛了会一直哭,我也要边按摩肚子边跟她说,“别哭别哭,刻苦忍刻苦忍(坚持忍耐)”,不断安慰她。

我去余厝和赖厝帮别人生孩子的时候,余厝一个人说“阿姆,你很厉害,很耐心,要是别人肯定会说要赶紧去城里,你等了很久”。余厝执文(音译)他老婆那晚要生,那时还是热天,我真的困得不得了,很困很难受,她却一直好像还没有发力,没办法接生。特别困我就在她的脚边睡,睡在地上,只敢打一下盹,不敢深睡。隐隐中看她在发力,好像就要生了,我便马上爬起来,赶紧准备给她接生。

 

做接生是很辛苦的,特别是三更半夜,北风送细雨,被窝暖和暖和的,被人喊起来好累啊。我有想过要是不做接生,要是半夜被人叫醒,可以说不要就好了。但是既然接了这个工作,既然人家都跑来叫我,说明是相信我的,而且产妇在家艰苦等着。生到男的不知母艰苦,生到女的才知母艰难。产妇很紧急啊,我就觉得得去的,为人民服务嘛。

▲参与者抽取问题作答

在分享会接生口述史知识的抽答环节,有一位小朋友抽到的问题是“婴儿胎位不正的时候,妈妈需要怎么做?”他妈妈刚好在一旁,说:“这个题目说的不就是你吗?你就是因为胎位不正,妈妈怀你的时候就特别辛苦。”

刘琴音老姆在访谈中说:“婴儿胎位不正,母亲每天睡觉前以及早上睡醒,都要像一只青蛙,在床边趴上趴下,做膝胸卧位运动,特别辛苦。”

 

社 工 心 得

本次接生分享会对于村居小孩而言,是一个感受生命、感受关爱的过程;对于女性长者而言,是一个回顾与分享接生共同记忆的过程;对于家长而言,是一次向小孩普及生命起源,让小孩感恩生命的教育机会。

口述文化行动访谈的意义不仅是为了记录、保存“活着的历史”,更是为了将这段历史真正地分享给更多人。

 

潮州市潮安区江东镇社会工作服务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