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乌桥镇】我与双百社工的一些事

2019-02-22

乌桥社工站与美香姐彼此之间的关系,从陌生,到熟悉,到如今的深度信任,从浅到深,她几乎每天都会来社工站“报到”,她像是大姐姐一般的存在,更像成为了乌桥社工站团队的一员。回首乌桥社工站开展的服务工作,美香姐作为居民、志愿者、大姐姐等多重身份,她的建言献策和热心之举,可谓是乌桥社工站不可或缺的一份力量。

——广东社工“双百计划”汕头市乌桥社工站

 

2017年7月,原属于汕头市乌桥街道执法中队的办公场所,突然来了几个妹仔。一来到这里,她们便忙前忙后地打扫了起来。

住在乌桥的这些年,街坊邻居间都很熟悉,突然多了几张生面孔,我和邻居们在私底下也都在讨论过这群妹仔是干什么的。起初,我们理所当然以为她们是执法中队新来的妹仔,都在好奇执法中队怎么来了这么多妹仔。没过几天,我们便注意到她们身上穿着一件蓝马甲,上面清晰地印着“广东社工”的字眼。隔壁的老姨问她们是干什么的,她们都是微笑着说“我们是社工”,但是社工是什么,其实我们还是不知道,也没有多问。唯一知道的是,她们不是执法中队的工作人员,她们是“双百社工”。一开始,附近的孩子都比较好奇,我总是远远就能看到孩子站在门口,很想进去却不敢。几个胆大的孩子先进去了,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我看到她们整个星期都去。

某天,邻居的女孩跑到我家找我女儿玩,说到社工站有一个姐姐是她以前的老师,想叫我女儿一起去社工站参加活动。我跟我丈夫都不是很赞同,一直要求女儿不要随意和这些陌生的姐姐接触。但我们不能时时看着女儿,她从社工站回来之后,告诉我:“社工站的姐姐们很好”。在她的描述里,我对社工站的几位妹仔有了新的认识,不像之前那样防备,但还是不大放心女儿去社工站,每次都跟着进去,并叮嘱她早点回家。经过那几天的接触,我知道了她们的办公室叫“社工站”,那几位社工慢慢改变了我原有的想法。她们比我们这些家长还关心孩子们,看见孩子不小心摔倒,立马搀扶小孩,帮忙给孩子涂药。随着接触增多后,慢慢改观的人不止有我,还有这条巷子的街坊邻里。

自从双百社工来了之后,总是热情地招呼大家进去社工站坐坐、聊聊,她们还举办了很多适合老人、孩子参加的活动,大家有了坐着喝茶聊天的地方,有了观看免费电影的地方,有了孩子放学后一起学习的地方,有了大人孩子一起玩游戏的地方……大家都知道靠几个妹仔去做这么多事情是一件特别累的事,我也是从一开始因为心疼妹仔们的辛苦参与到志愿队伍中,再到现在自己也慢慢的喜欢上与这群妹仔们一起做事。这些社区活动服务,对于平时生活就是围着家庭转的我们来说,是做到我们的心里了。

社工站这群妹仔的到来,大家都很高兴,孩子们现在一放学就往那边跑,我们大人有事没事也会进去找她们聊聊天……

我家的女儿以前特别内向,我经常鼓励她多跟邻居孩子玩,但她总是喜欢一个人呆着,一看起书就是一天。孩子爱看书是好事,但是太内向了,较少跟同龄孩子玩耍,平时话也不多,我和她爸爸都挺担心。自从这三个社工妹仔来了之后,孩子从一开始被带着玩,到后来主动过来社工站找姐姐们玩。以前,女儿看到陌生的同龄人就很害羞,现在会主动认识新朋友,性格明显开朗了许多。以前,我在家里让女儿做点家务活,她拒绝我说“我不会”,现在会主动帮忙,这两天还在家里抢着拖地。女儿现在真的懂事了很多,我和丈夫感到很高兴。我丈夫工作较忙,很少去社工站,偶尔聊起她们几个妹仔,也是赞不绝口,他说:“孩子在社工站,我放心”。其实,我又何尝不是呢?以前女儿比较依赖我,有时实在忙不过来,就只能带着她一块去,现在如果我有事要外出,就让女儿到社工站。

过了一段时间后,社工站的妹仔问我:“姐,你现在知道了我们是做什么的吗?”当时,我说:“我说不出专业的话,但是我知道你们在这里开展活动,去帮忙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让我们的社区会变得更加美好。”

最近,大家聊起对社工站的妹仔们在这里的一些看法,当着她们的面,我说:“我对你们的印象太好了,感觉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办了很多活动,对小孩很好,大家都很喜欢你们。你们三个人特别棒,惜小敬老,就像自家的小妹,我跟你们聊得来,印象真的特别得好。现在乌桥总是在说拆迁的事,一想到哪天你们真的搬了,看不到你们,大家心里都很难受的。”

我想,如果那天真的到来,那些孩子们怕是会特别舍不得社工姐姐吧!

文 / 黄美香(汕头市金平区乌桥街道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