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百共学】《重塑权威之下的善政格局——中国乡村治理困境分析》有感

2021-01-25

导 语

为突破碎片化的实践所造成的的工作瓶颈,提高理论自觉,实现专业的持续进步,加强实践与理论知识相结合,清远市汤塘镇社工站结合社工站每周“两会”制度,建立了带读“班主任“的轮换机制,每位同工轮流主持读书会。

1月22日上午开启站点读书会,本期学习文章是基于目前村居发展状况而选了《重塑权威之下的善政格局——中国乡村治理困境分析》进行研读,同工黄杰铭是本期的带读“班主任”。

 

研读文章

《重塑权威之下的善政格局——中国乡村治理困境分析》本文分别从“封建时代”、“人民公社化”、“改革开放”三个阶段梳理了中国乡村治理历史脉络,提出中国乡村应该逐步恢复自治的传统文化权威基础,形成“善人善治”的“善政”格局,作为摆脱乡村治理的困境有效途径。

▲本文思维导图

“班主任”根据文章脉络列出思维导图,让学员们带着问题与方向去阅读文章。

▲“班主任”根据预设的问题对每个学员进行提问互动

▲共同分析从传统→人民公社化→改革开放乡村治理的演变,思考如何恢复乡村自治(“善人善治”的“善政”格局)

 

共读有感

社工A:中国乡村社会治理从清末时期到民国时期、建国初期到改革开放前期和改革开放直至当今的不断演变,其中生产力的发展以及生产关系的变更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但由此带来的农村基层逐步瘫痪、干部权威逐渐减弱等问题,更加突出了乡村宗教关系和宗教信仰对维护和谐乡村基层秩序发挥的重要作用。因此在社工一线实践中,我们更要充分挖掘当地“善人”,通过有权威的长者、有特长的能人、有学识的贤人去不断推动基层的“善治”,同时也要注意对当地文化的保护和培植,不断增强村民文化认同和社会凝聚力。

社工B:通过对三个时期的乡村治理模式的对比,总结出不同的模式之下,“干部”的来源、个人的素质、能力的高低、思维模式也出现明显的差异。文章引起了站点同工的反思,在现今新时代的背景之下,乡村治理当中,“村干部”应该如何定位自己的角色,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作为社工,应该如何在专业和行政当中进行润滑,既保持了自己的专业性,也能够更大程度的带动“村干部”参与到社区的治理带头行动当中,引导更多的群众参与到社区治理,重塑属于群众自己的社区,让更多的群众对社区有更加深的归属感。

社工C:经过讨论我们认为恢复”善人善治“的”善政“格局的两个必要条件,第一,需要本土化的士绅;第二,符合现代政策,拥有正确的政治身份意识;站在社工角度结合汤塘村的实际情况,我们在乡村治理中担任的角色是发现者与培育者,发现社区中的能人与领袖人物,组织培育属于自己村的志愿团队,利用志愿服务形式让自己村的人对自己村进行服务,引导村民重新关注自己村的公共事务与发展,提高村民对村中公共事务的参与度,主动关心村中的弱势群体与生计发展等,努力构建人人共建共治共享幸福美好家园。

社工D:现在科技信息发达,几乎每位村民都能在平台中吸收很多信息,形成自己的价值观,而不再崇拜或信任村中唯一有威望有学识的士绅去管理乡绅,他们都对自己的生活环境有自己的想法,但这些想法未必是积极的,想要恢复自治传统文化的权威基础上,形成“善人善治”的“善政”格局,摆脱目前乡村治理的困境,我认为是比较难,因为人已经不是当初普遍是文化水平低的人,环境也不再是封建时信息闭塞的环境。目前“双百”开展工作中,也希望通过挖掘村中文化,以文化增强村民的文化认同和凝聚力,但是并不像文中说“善人善治”的案例比比皆是,反而在实践中发现在信息发达的今天,很难再有既不是村民代理人和政府经纪人,也不是管理者,但却赢到村民广泛尊重的人。

 

“求木之长者,必固其根本”,基层是国家的基础和重心,基层社会治理是国家治理的根基所在。乡村治理格局的演变主要原因即是生产关系的改变,每一个阶段的乡村治理格局都有它的优劣之分,“国家”、“士绅”、“干部”、“民众”之间的关系均发生变化。我们结合三年来的基层社会工作经验,采用批判性思维吸收文章的内容。作为社会工作者的我们,应该紧靠着党中央的工作部署,发挥主观能动性与专业优势,挖掘社区的“善人”,共同助力推动“共建共治共享” 社会治理共同体。

 

来源:清远市佛冈县汤塘镇社会工作服务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