督导心得:社工“身心安顿”的探索与反思——以A镇社工站为例

2021-12-20

2017年7月1日“双百”社工站启动仪式在惠州市惠城区三栋镇鹿颈村举行,我以参与者身份见证那一激动人心的时刻,从此便开启与“双百”结缘之旅。

2021年10月我正式以惠州市“双百工程”督导中心片区协同督导身份前往各镇(街)社工站开展协同督导工作。近3个月的站点协同督导工作,既让我体验到了督导工作的巨大挑战与困难,也让我在此过程中获得较大成长和收获。协同督导前期的重要工作是遵循着“双百”“做中学、学中做”的行动研究脉络,协助站点社工进行身心安顿。

在A镇社工站督导实践过程中,我坚持与社工互为主体,助力站点社工落地生根、扎根村居。在此过程中我获得一些心得和感悟,与大家分享共勉。

 

一、 平等对话后的自我觉察:丰富身心安顿内涵

身心安顿是社工站前期建设的重要工作,主要内容是落实站点硬件条件、完善工作制度、加强培训与共学、做好人员分工及服务规划工作。

A镇社工站是新建社工站,配备有2名服务岗和1名事务岗社工。为引导新站点及新招聘社工尽快适应工作环境和工作模式,我在开展督导工作过程中一直秉持相伴同行、互为主体的原则,与社工共同开展社工站前期建设工作,极力做好身心安顿工作。

然而,随着工作的推进,我发现协同督导效果并不太明显。社工会不经意地透露或以隐晦方式告知他们所遇到的困难。一方面社工站有很多新入职社工,他们是非科班出身、无社工服务经验。此外由于社工也是刚进入新社区,要想做好入户工作,但由于对社区情况不熟悉,很多工作都不知从哪里着手。用A镇社工的原话说“就算乡镇给我对应的服务对象名册,我也不认识路,依然还得靠村委带路。但村委并非天天都能陪着社工,事务岗社工因窗口服务也较难离开岗位陪着我们这些服务岗社工进村入户”。

另一方面,由于新社工不清晰基层政府组织架构、业务内容、工作流程等,导致社工遇到政策有关的问题却不知道找哪位业务干部咨询。社工常常焦虑地问道:“这个个案怎么解决,服务对象需要这些政策但涉及其他部门,我们又该如何帮助其申请?具体要找谁?”

上述困难情况存在几个深刻问题:1.社工对社区情况了解不深,对困难群众和弱势群体的住处情况、社区环境不熟悉;2.社工对基层工作缺乏了解,对群众性自治组织(村居委)、基层政府(乡镇街道)不了解;3.协同督导与一线社工间存在伦理困境。社工时常依赖协同督导帮忙解答或示范解决问题?

这些问题让我对目前所进行的协助一线社工做好身心安顿工作产生了较大困惑。在注重办公硬件配套、薪资保障、制度上墙、服务推进这些身心安顿内容的同时,是否忽视了社工的环境融入这一新内涵?

 

二、相伴同行 共同探索

带着上述疑惑,协同督导与社工们商量后,一致决定尝试其他实践探索,制定季度(10-12月)工作计划。

1、前期侧重熟悉政策及基层行政运作。社工站在协助公共服务办做好低保、特困人员年度核查工作的同时,也积极协助公共服务办窗口的服务工作,从而进一步熟悉村居委和基层政府相关人员的具体工作,熟悉政府整体运作流程,并且建立与村委、基层政府的良性互动关系,加强事务岗社工与服务岗社工的团队融合。

2、注重运用现有的行政资源掌握情况。在开展上述工作的同时,社工要积极运用政府资源了解困难群体情况,掌握政府部门对困难群体的相关底册档案信息及政策。同时以窗口服务为基础熟悉各困难群体情况。

3、注重共同谋划工作计划。站长(分管领导)、常务副站长(公服办主任)、督导和社工共同商量并制定3月工作计划,同时加强学习相关政策知识,建立相关知识体系,完成社区行动研究的调研学习工作。

4、注重团队培育工作。社工主动向协同督导申请培育空间,希望得到协同督导更多的支持和帮助,以期在下一年全面实现“一村(居)一社工”的目标。协同督导可以给予社工服务支持,通过手把手带领,帮助社工加强专业知识的学习,积极培育现有团队。

经过近2个多月的社工努力,社工的支持环境愈发得到改善,在推进身心安顿层面取得明显成效:

1、融入基层,相互补位。服务岗社工逐步融入社区,与乡镇所在村居委人员关系更为熟络。同时社工通过积极融入和所创造的服务成效也赢得了基层政府和村居委人员的理解和认可,他们能更加理解社工的角色及任务,从而给与社工开展专业服务更大的空间和支持。

(1)为落实季度工作计划,应对当前冬季寒潮预警等自然灾害对服务对象中的高危人群的负面影响,社工需要根据全镇服务对象相关底册信息,对镇(街)服务对象的情况进行分析,根据服务对象问题和需求的轻重缓急情况,对其进行分类分级处理,做好下一步特殊困难群体中的高危/无自理能力等高风险人群的跟进工作。

在社工队伍只有3人的情况下,社工则可借助村居委力量进行信息录入,利用村居委对服务对象数量及情况比较了解的优势,及时快速筛出高危人群,并邀请村居委一同开展入户探访。当村居委乃至乡镇需要社工协助开展入户低保核查工作时,社工也能第一时间给与支持,并协助对服务对象档案信息进行补充、更新乃至修正。

(2)基层政府也将社工纳入自己的职工体系,享受饭堂、工会、绩效等保障。相关领导积极支持、并挤出时间与社工一道进行学习“双百工程”的政策文本。

2、团队融合,角色认清。服务岗社工是社工站新进人员,在身份上、环境上都需要重新适应。而事务岗社工原来身份是残疾专员,被社工站整合后,需要在心态、角色认知层面给与进一步疏导与调整。同时服务岗和事务岗社工需要进一步磨合,以便更好地开展服务工作。在2个月的间歇性工作机制及督导协同下,两种岗位的社工进入角色更顺畅、工作协助更加紧密、专业能力在更有利的环境中得以提升。

为了避免两种岗位工作产生条块性分割,站点还促进双方相互了解各自的角色与困难,形成更为融洽的社工团队。具体表现为:负责窗口业务经办的事务岗社工,积极支持服务岗社工工作,包括共同入户探访、共同商量社工服务如何有效推进、事务岗为服务岗社工提供政策知识指导等;而服务岗社工也会在事务岗繁忙的时候及时进行窗口补位。尽管此过程中工作量会有所增加,但也渐渐形成唇齿相依的团队关系。

在取得上述空间、环境后,社工站全体人员计划将集体协商下一步工作目标:调整工作机制,更改为频繁密集式开展入户走访工作,深入到服务对象心里,以“安心”为目标开展专业服务,实现兜底民生服务。

 

三、探索与反思

01、深度理解“身心安顿”

“身心安顿”在注重办公硬件配套、薪资保障、制度上墙、服务推进这些内容的同时,我认为更应为社工营造更好社会支持环境。其中基层政府与社工相互融合理解及合作是较重的衡量砝码。社工在注重各种基础建设的同时,也要关注积极融入基层工作中,在良好的支持和认同的环境下才能更加有为有位。

02、“建立关系”的理解

“双百”行政与专业的双重管理模式一方面体现基层政府对社会工作发展负有党建和行政管理职责,另一方面体现“双百”的群众工作具有社会工作专业性。实践证明这样的运作机制既保证“双百”社会工作发展的制度化特征,也充分显示社会工作扎根社区服务群众的优势。[ 《双百社会工作概论》:第九章 社会工作伦理本土实践“三、政社关系中的伦理困境”]因此,我认为社工务必要做好“建立关系”这一环节或步骤,丰富“建立关系”的内涵,除了从社区居民和与社会组织两方面着手外,也需要与基层政府、组织接触并取得其支持。只有这样,社工在开展服务时,才能明白自身角色,更清晰梳理出资源关系问题。

03、对社工站建设考核的期待

针对社工站的考核机制,尤其是在站点前期,更期待在现有的考核指标中增加与社会治理相关的考核评估内容。如何推动上述角色转变也值得我们孜孜不倦的探索与梳理。费梅苹在《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中的基层政社关系研究》中讲述的“推动建立政府调控机制与社会协调机制结合、政府行政功能与社会自治功能互补、政府管理力量与社会调节力量互动的社会治理网络。只有这样,包括社会工作服务在内的社会组织才能获得更大的发展空间”[《政府购买社会工作服务中的基层政社关系研究》:费梅苹, 《社会科学》,2016年第4期]值得参考与借鉴的。

 

文 / 郭有吉

惠州市“双百工程”督导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