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海宾:关于协同者成长的一点思考

2020-07-24

协同者其实也是往往“淹没”在“碎片化”的信息中,如何个人建立总结反思机制尤为重要。

个人“显意识”层面往往只能处于“疲于应付”状态,而挖掘“冰山”下的潜意识进行自我认识,自我认识对话、自我定位等等是决定自己能不能在自我认定的道路上“走得远”的重要元素。而当疲惫和“扛不住”的之后可能唯有“信念”才能在社会工作这条路上愈来愈坚。个人除了建立所谓工作上的目标计划,还应该立足自己建立自我成长的长远目标、规划,及定期反思总结对话。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

这三个灵魂拷问绝对不只是社会工作者独有的“特有”问题,但作为社会工作者作为思考和践行这三个问题确是奠定在推动在把践行推动社会团结、公平正义和生活结合的底色的重要“机制”。那协同社工站产生的大量的实践信息和行动研究的资料也在这个过程中会“随风逝去”,如果及时总结协同中的“规律”和“门道”是需要开展三个层次的行动研究的。

如协同者要跟进几个站点,奔波在路上,每月推进开展等等,但种种因素的影响真正“高质量”的产出和互动其实往往没那么多,更多的时候我们是被“碎片化”的信息“拉扯”进而影响协同的效果等等。

 

开展现阶段自我成长的行动研究评估

在过去过往的协同经历和经验的基础上,通过回忆录、访谈、观察等方法对协同开展深入的自我评估研究,从个人成长的角度建议从这个角度深度地跟协同的社工站同工相关方进行“研究”视角下的协同,这个过程要记录到第一手资料,可以通过录音、访谈记录、图片、录像等方式等建立基于自我成长“行动研究材料”的资料库。

当收集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可以对第一手的行动研究的资料进行归纳总结,在其基础上进一步作出自己规划、阶段性目标等等。而这个就是我前面说的除了我们每个人的工作目标和规划外要建立自我学习和自我成长的长、中、短期目标和规划。

 

开展阶段性行动的行动研究

阶段性行动的行动研究其实是可以跟评估的行动研究的基础上定期开展成长回顾和总结的。一方面是对阶段性的行动要与之前订定的目标进行对照并总结反思,另外一方面阶段性行动的行动研究主要是通过对具体的“情景”下的行动、内省进行“发现”“看见”的过程,一方面是肯定自己阶段性的付出和成长,另外一方面是发现其中的一些问题,在此基础上对目标和规划做出微调。

 

开展反身性的行动研究

在前面两个层次的行动研究基础上就要开始跟自己开展深入“对话”。

潜意识——“冰山”“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到哪里去?”这几个灵魂拷问等就开始发挥重要的“原”作用。

我们之所以成就现在的自己,走到现在是我们天生的及过去几十年的成长共同达成的。但为什么是现在这样子,以后自己想变成什么样子等等往往随着我们“碎片化”的生活大河而“淹没”在诸如“烦恼”“焦虑”“对未来的恐惧”中。

当前社会工作这条路还是比较“非主流”的,外界的认同和认可是不足的,如果我们不能够及时梳理和整合自己的一路走来的话往往很难持续继续坚持下去。

但藏在我们内里的“冰山”潜意识是藏得很深的,如何把他们“挖出来”形成我们成长的反身性行动研究的材料就非常重要。希望自己尽量做到:

1、从纷繁复杂、“烦恼”的现实生活中给自己留一点“独处”的空间,通过建立独处、行动、写作、静修等等让自己可以“超脱”出“现实”的生活。如凌晨早起写作好像这两天对我比较有帮助。

2、不断地加深对自我的认识,每天我们都在行动,与他人互动、与自然互动、与不同的主体互动,这样的互动的过程都是“真实”的自己与周围共同“生活”的过程,同时也是可以开启自我对话的“契机”。但这个因为太过“熟视无睹”而往往使得自己变得“麻木不仁”,尤其被真正的现实生活“碾压”就更难实现这样的对话。

3、建立自己的信念,不断去思考、寻找、调整自己的人生使命,但要让他不断地被自己看见,这样的使命是自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的法宝。

4、每走过的路都有它的意义,我们需要不断地把它“嚼碎”开启个人的“民族志”研究好像是一个挺有意思的事情。

通透、“入定“、透彻、“知行合一”等哪里有那么容易,需要尽快开启自己成长的行动研究。

 

 

文 / 陈海宾 “双百计划”项目办

来源:热爱自然热爱土地热爱家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