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同感想】协同,一趟洗涤“身心灵”的旅程

2020-04-16

 文 / 惠州市地区中心 黄素梅

 

“每一次到站点协同,我总能收获很多的能量与感动,更坚定地认为:社工除了是一份工作外,还是一堂修养个人“身–心–灵”的人生课程。每一次的协同,都是一趟洗涤“身–心–灵”的旅程,为此我倍感珍惜。”

——黄素梅

 

2019年9月下旬,广东的天气依然炎热。那天清晨,我独自驱车赶往惠州市龙门县龙潭镇社工站,实地协同第二批双百社工。出发前一晚我和站点的社工确定了协同见面的具体地点和要带的书籍。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会产生一个疑问了?实地协同不就是去社工站吗?还要另外约地点?因为这次协同我们准备去村民飞哥(化名)家探望出院回家不久两个月大的早产宝宝–小蒽(化名),了解一下他们家的近况。我们与飞哥一家相识、相知、相助的故事要从7月下旬开始讲起……

飞哥及其母亲是龙潭村在册低保民政对象。社工第一次走访他们家接触到的是飞哥的母亲和其两岁的女儿。由于飞哥的母亲患有间歇性精神障碍,精神状态时而清晰时而恍惚,所以当时社工没能与她进行有效的互动,也没有详细了解到飞哥的家庭情况。当时,飞哥的邻居在晒稻谷时刚好见到社工在询问飞哥的家庭情况,其告诉社工:由于飞哥怀胎7月的妻子在楼顶晒谷不小心踏空掉到了一楼的地面从而住进了医院,医生考虑到腹中婴儿的安全,建议其进行了剖腹产。当时飞哥妻子在楼顶把稻谷收成堆之后,一边拉防雨膜一边往后退。当时没有预想到那么快走到天台边缘(没有设护栏),“轰隆”一声,连同手扯着的防雨膜一起失足从一楼楼顶跌落到地面。后据飞哥讲述,当时情况十分紧急,其妻子肚子剧痛,下身出血,有早产迹象,右腿骨折,痛得蜷缩在一起,也说不出话来。飞哥急忙拨打了120电话,一家人顿时慌得六神无主。邻居听见声音后赶过来帮忙照顾孩子,让飞哥放心跟随救护车一起去医院。好心的邻居把孩子照顾的妥妥贴贴,还经常会打电话和飞哥联系,关心飞哥和小宝宝的情况。故飞哥要陪着妻子在县城医院里休养,而其孩子则需要在保温箱里进行治疗观察。同时,由于妻子和小孩均需住医治疗,每天产生了高额医疗费用,让飞哥一家陷入更大的困境。心急如焚的飞哥虽然四处借钱,但却遭到了各种拒绝,各自诉说着各自的困难,爱莫能助。

在了解到上述情况后,双百社工迅速跟进介入。在第二次入户中,我们见到了飞哥本人。在交谈过程中,忧心忡忡的飞哥告知社工,由于当天情况紧急为了孩子和大人的安全,已听从医生建议进行了剖腹产。但也因为孩子出生不到1.5公斤,需要住在保温箱里。而其妻子的右腿骨折虽然已经处理了,可同样需要在医院住院治疗,每天都产生了大量的医疗费。其妻子担心住院费用,想着尽快出院。飞哥一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社工安慰飞哥,不要太担心,身体为本,治疗要紧,医药费方面可以慢慢想办法。但飞哥告诉社工他们夫妻两人其实还有一个更加棘手的问题——妻子被告“重婚”。16年飞哥的妻子因为不堪忍受原来家庭丈夫的家暴,于是就离家出走了,并一直外出务工。直到17年来到龙潭竹子加工厂认识了40余岁孑然一身的飞哥。因为两人同有难言的苦痛经历,因此也特别能理解双方生活的不易,日渐生情,很快两人走到了一起。但也由于两人因受教育程度低,法律意识的淡薄,均没有意识到“重婚”是一件违法行为。故在没有处理好原有的婚姻问题,飞哥的妻子便与飞哥重组了现在的家庭。直至19年7月因意外跌倒,导致小女儿的早产产生了难以承担的高额医疗费用,在网上发起众筹后,被原来的丈夫发现,并怒斥飞哥和飞嫂,扬言要找人报复,并以重婚罪将其告上法庭。

鉴于飞哥一家处境的紧急与两难,社工决定对其家庭危机进行紧急介入,希望能够尽社工的努力协助飞哥一家解决眼前的困难,渡过这个难关。之后社工每周都与飞哥保持紧密联系,一方面与飞哥商量如何解决其妻子面临的“重婚”问题的处理方法;另一方面,社工持续关注飞哥妻子的身体恢复情况,了解其宝宝的体重和各项指标变化情况。过程中,社工一直陪伴着飞哥,不断鼓励他,缓解他的精神压力……但这无论是对1名龙潭本地社工小白,或有两到三年不等经验的2名社工,还是作为新手上路担任协同者的我来说,都是一个十分棘手的危机家庭个案。因为我们不仅面临着基于法律与情理的挑战,还涉及过往的家暴行为,还有原有子女的抚养,精神病患母亲的相处等一系列问题都需要跟进…

然而,时间的紧迫与问题的复杂并没有把大家给难住,介入的具体过程在此就不作一一细述,我更想分享的是,笔者作为一名协同者在协同社工跟进飞哥时的一些感想:

 

在驻村中,社工闪烁着“同行”光茫

用飞哥的话来说,社工与他非亲非故,既不是村委的干部,也不是镇政府的公务员、办事员,更不是他的朋友。但恰恰是社工这几个“局外人”及时的出现,让他在最困难的关头看到了一点曙光。因为社工不会让他“不要再说自己的烂事”,让他“自己看着办”;社工也不会嫌弃他的出身,嫌弃他的落魄;更重要的是社工愿意倾听他讲述家里的“丑事”,并且会毫无条件地设身处地为他分忧,鼓励他要振作。因为从来没有人试过这样鼓励过他,会帮他很有条有理地分析问题,并叮嘱他要遵循政策法规来解决问题,并警示他切勿选择“以暴制暴”的方式解决问题,那样只会让他再一次陷入深渊,重走以前的歪路。

就在社工与飞哥共同的努力下,功夫不负有心人,历经30多个日与夜,这几个“局外人”终于协助飞哥把妻子与前夫的离婚问题解决了,搬开了压在两人身上的“大石头”。

“终于有觉好睡了。”这是飞哥得知妻子“重婚”问题解决后由心而发的感叹。为了感谢社工,飞哥主动邀请了社工们去其家里吃饭:“真的非常感谢你们几个好心的社工,没有你们的帮助,我真的不知道会变成怎么样,我嘴笨不会说话,总之我想你们请你们来家里吃个饭,希望你们不要嫌弃…”

▲双百社工受到飞哥邀请,与笔者一起来到飞哥家里做饭炒菜,并在这过程中鼓励飞哥坚定生活的信心,给予飞哥一家社会心理支持。

虽然飞哥家庭个案问题的跟进与处理还没结束,但棘手的事情暂且告了一段落。我们虽然没有在局中,但是能感同深受飞哥的那种焦急与无助,尤其是看到飞哥的“一夜白头”,可想而知那种“无助”的压力有多大。一开始作为第三方的社工也曾被众人质疑,认为社工“多管闲事,像他那种‘盲猪古’(当地方言指的是没有文化的人)每个月领‘国家工资人’(低保),还搞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不抵帮(不值得帮)”。但我认为无论是否作为一名社工,每个人都是生而平等,我们对谁都应该尽力表达尊重,不论贫富和老少,能帮尽帮。而经过飞哥个案,我很欣慰地看到了三位新双百社工小伙伴身上闪烁的光芒:既然选择了做社工,做人民的同行者,我们就应该竭尽所能,为陷入困境的他们分忧解难,重新燃点生活的希望。

 

“同行”中,我们共同获得面对生活和工作的信心与勇气

目前,飞哥一家艰苦朴素的生活也慢慢趋于平稳。剩下的就是调理好飞嫂的身体,帮孩子入户,申请纳入低保,做飞哥力所能及的农活,慢慢地偿还欠下的医疗费用…

在这场错综复杂的关系协调中,社工虽然不是主角,但在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三名社工从一开始就很敏锐地洞察到事情的严重性,并结合自己的生活经验和专业知识,快速地联合司法、妇联、民政、镇街和村委等部门,合力打通为民服务的“最后一米”。社工们把危机转化契机,协助飞哥从危机四伏的处境中找到解决困境的方法,渡过困难。在这个过程中,社工发挥了协调者、教育者、资源链接者等角色,即不仅协调了其中错综复杂的关系,帮助飞哥厘清了问题根源所在;而且也教育了飞哥,提高了其对法律法规和民政政策的认识;更重要的是,通过社工的一路相伴,给予了飞哥极大的生活信心,社工叮嘱其要好好珍惜来之不易的缘分,好好地经营自己的小家,把自己的身体养好,把孩子养大,把老人照顾好,耕好那“一亩三分地”,钱没了,只要一家人团结一致是可以慢慢赚回来。正是在这样的过程中,社工成功地协助飞哥和其一家走出危机,解决面临紧急的问题。

在实地协同中,我与社工一起入户探访飞哥一家时,看到温馨的一幕:飞哥妻子抱着孩子坐在屋前,而飞哥端着簸箕把谷子抓起撒向在不远处的鸡和鸭。“暴风雨”过后,又回归到简单而朴实的生活场景。这或许就是我们选择驻村的意义所在,这其中不仅社工获得了不同程度的成长,同行中的我也一样。

飞哥妻子有过一个复杂的感情经历,但她却一直心怀感恩,她感恩有社工向自己伸出援助之手,感恩遇到现任的另一半,即使很穷,很难,但是只要眼前的男人是真心待自己的,珍惜自己的,再棘手的问题,终有解决的一天。人生的“断-舍-离”,即使贫穷也有选择自由和爱的权利,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

在相伴同行社工和服务对象的同时,我也思考了很多,相识就是一种缘分,人生前半段的坎坷也是人生后半段的一个宝贵经历,每一次的付出都不会白费,还不要忘了把教训用在未来的人生里。

▲飞哥妻子及其小女儿出院后,笔者与社工一起上门探访了飞哥一家。

 

后 记

我作为龙潭社工团队的协同者。实际陪伴飞哥次数仅有3次,较多地是在微信里和电话里给予社工支持和建议。内心也会常常由衷地为三名社工感到敬佩与骄傲,敬佩他们能设身处地为案主着想,能迎着万难也依旧选择陪伴着案主,鼓励他,引导他,帮助他…即使是刚加入社工行业,也一起连续两个多月每周顶着烈日,穿过田间小路,去到案主家与飞哥一起商量对策,倾听案主讲述曲折的人生历程,肯定案主有责任有担当,也相信他有能力去改变目前的现状,并给予他安慰与信心。更重要的是只要有一点点可能,社工都愿意陪他去“试”去“闯”。

 

在去年9月份,我到站点实地协同时,与社工一起提前买了菜和水果去到案主家一起烧火做饭,边吃边聊,用实际行动去践行“三同”的理念。我看到的是这三个刚加入双百不久的小伙伴能够放下身段,不嫌脏不怕累,设身处地去为对方着想,去接触困在“水深火热”中的村民,有效打通为民服务的“最后一米”,并给予对方心理上的支持与陪伴。

因此,每一次到站点协同,我总能收获很多的能量与感动,更坚定地认为:社工除了是一份工作外,还是一堂修养个人“身–心–灵”的人生课程。每一次的协同,都是一趟洗涤“身–心–灵”的旅程,为此我倍感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