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同感想】从副站长到协同者的思考和角色转变

2020-04-03

文 / 梅州地区协同中心 何仙娇

我是2017年7月加入梅州双百金山街道社工站。虽然在此之前已做了四年社工,但感觉还是一切从零开始。一路跌跌撞撞的走过来,金山社工站从艰难的草创期,到被评为示范建设点,甚至是核心示范建设点,而我也从社工站的副站长慢慢成长为了地区中心的协同者。

这两年多的双百岁月,是我们青春燃烧的印记。我想借此文,与大家分享一下我的双百经历和我与团队一起成长的故事。

 

团队磨合,达成共识,力争驻村

刚到金山社工站,包括我在内的每个社工都有自己的想法和坚持。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验和阅历,对于双百也有很多期待和看法,当然也对一切都存在很多疑惑和迷茫。团队成员间不熟悉、办公场地未落到村居、人人都想做副站长、缺乏服务指引、街道不了解社工等问题和困难考验着团队里的每一个人。面对这些困难,团队成员间出现了一些张力。

刚开始时,我们在街道办公室坐着沉默了几天。在看到工作群里其他站点已经慢慢开始驻村服务,而我们四名社工才开始意识到这样下去是不行的。我们开始采取行动,想办法寻找驻村的突破口。

第一步,团队磨合。每个社工都分享了自己进来双百的初衷和期待,表达了自己这段时间的压力和迷茫。在分享过程中,有的社工还激动地说道“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就退出不干了”。通过分享,发现所有人的想法是共同的地方,大家都是希望可以发挥自己的优势做一名真正的社工。为此大家都有不少触动,也增进了彼此间的了解。经过一番分析和讨论,最后我们团队统一达成了共识:既然选择了双百,无论如何都要作出一番事情来。这一共识的达成坚定了我们坚持下去的决心。

第二步,确定副站长。一开始,人人都想做副站长。即使知道同工同酬、工作量多很多,大家也还是想争取做副站长。为的是提升自己的能力,发挥自己的特长优势。金山社工站最开始有四名社工,两名是社工专业且有4年以上社工服务经验, 一名是心理学专业但有多年听障领域社工服务经验,最后一名也有多年志愿服务和李嘉诚“集思公益”项目服务经验。面对如此经验丰富的团队,副站长人选一直未能确定,大家僵持不下。到最后需要上报人选的期限时,大家才意识到需要坐下来认真讨论了一次。为了团队的和谐和团结,其他社工主动放弃竞选,最终由我担任了金山社工站的第一任副站长。

第三步,借由社工小品让街道领导干部及工作人员认识到社工是什么。由于社工在梅州发展没有几年,很多政府工作人员和辖区群众都不了解什么是社工和社工是做什么的。如何让大家知道社工,并争取驻村的机会,是我们的当务之急。偶然的机会,得知欧阳佳站长(街道民政事务办主任、社工站站长)在负责筹备金山街道的一个党建晚会,团队间经过多次商讨决定通过参与晚会来展示社工。我们用一周的时间自编自导自演社工小品《有你真好》,通过晚会表演让街道领导、工作人员和辖区群众,第一次认识了双百社工。自此,金山社工站得到街道领导的关注和重视,我们也开始了扎根社区,与村民“三同”,开展“四大任务”,撰写社区评估的行动研究报告,并按照“目标-计划-过程”跟进管理评估制定了金山社工站“53111”。

▲金山社工站在街道党建晚会上表演自编自导自演社工小品《有你真好》。

 

找到目标,明确方向,扎根社区

金山社工站一开始起步比其他站点晚,2017年8月才入驻东郊村。面对群众的不了解、社工对村子的不熟悉、工作没有方向性等问题,社工再度陷入困惑和迷茫。但团队成员并没有因此退缩和放弃,而是开始寻找机会尝试突破。社工每天穿着蓝马甲、戴着草帽、顶着烈日、厚着脸皮走村串户探访民政对象和社区群众,找村委工作人员做向导绘画社区地图,找机会接触宗族理事了解村史文化,尝试将东郊村这一梅州历史文化发源地进行挖掘和探索。最终按照“项目办-地区中心-社工站”三级网络的联动下,站点服务工作也从个案救助迈向社区共治,由口述历史出发将东郊村的妇女培育为骨干志愿者,带动社区妇女志愿者结对帮扶辖区民政对象,一起参与社区文化复兴建设,实现社区内的共建共治共享。

而这一过程,也有几个阶段的尝试和突破。

第一阶段,建立关系融入社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是一两次见面就可以建立的。只有通过常年累月,多次的聊天沟通,才能够建立随时邀你回家喝茶吃点心的“交情”。在只有“三同”、“四大任务”、“社区行动研究”的服务引导初期,社工站没有再纠结是否跟以前的社工服务模式不同,而是开始脚踏实地践行双百指引,每天走村串户,跟村民建立关系。并结合“五位一体”的社区行动研究分析东郊村的优势资产和问题资产,并撰写出了一份6万字的社区行动研究报告。社工结合驻村优势,找到社区的“守门人”,开展符合社区需求的活动,获得了村民的认可和支持,开始融入东郊村,社工站成为了东郊村的一部分。

▲社工在驻村前期一起走村入户宗族老祖屋。

第二阶段,挖掘培育社区骨干志愿者。社工在服务的过程中发现,仅靠几名社工推动社区本土文化传承力量是有限的。为了找到更多的同行者,社工一方面继续按照“53111”开展形式丰富的文化活动,吸引村民加入社工站志愿者行列;另一方面则结合口述史工作坊,挖掘社区文化达人,从社区文化文化达人中吸纳骨干志愿者。经过双向行动,社工在2018年10月组建了金山村民互助小组,共12名村民骨干加入。社区志愿者骨干主要以妇女为主,她们除了参与社工站常规服务和社区活动,还形成了与民政对象结对帮扶的志愿服务形式,一对一跟进帮扶辖区内民政对象。在社工的培育下,金山村民互助小组慢慢发展成金山社工站在东郊村服务的重要志愿服务支持力量。

第三阶段,建立符合本土特色的品牌项目。金山社工站一直受到李嘉诚基金会和汕头大学教育基金会的支持,前后开展了“爱有喘息”金山好姐妹互助支持计划和“田里灶下”客家美食文化传承——金山妇女心理健康支持计划。第一个“爱有喘息”项目实施时,社工刚刚驻村,对村内情况并不了解,项目开展初期全由社工自发决策,在实施阶段受到一定阻碍,后期总结发现并没有真正从村民需求出发,影响了项目的效果。吸取了第一个项目的经验,社工开始邀请村民互助小组成员一起参与讨论策划第二个项目“田里灶下”,社工将设想与妇女骨干进行了讨论,得到了妇女骨干的支持。社区内9名妇女骨干志愿者,一起参与“田里灶下”社区公益厨房建设和打造,进行辖区内民政对象结对帮扶关怀,共同参与社区文化建设和历史文化传承。而金山社工站也再次成为省核心示范站点,继续与社区村民一起同行,深深扎根东郊土地,一起将东郊村民政对象服务和社区文化建设推向新的阶梯。

▲金山社区厨房启动现场。

▲金山村民互助小组妇女在社区厨房摘菜用于赠送民政对象。

 

不忘初心,坚定信念,协同行动

重新回顾走过的两年,较好的团队合作和坚定的“53111”服务方向,是金山社工站成为核心示范点的基础。只要站点工作模式和发展方向明确,无论谁是副站长,无论换了多少个社工,站点一样可以继续朝着明朗的方向发展。但总会有社工说,不是每一站点都像金山一样团队凝聚力强、社工专业能力高、政府支持、驻扎社区有特色等等。但没有哪一个站点可以占尽“天时地利人和”,有些站点的“天时地利人和”均是靠后期努力打造出来的,也是没有人一开始就能预料结果,我们每一个社工,都是答案的践行者。你是怎么做的,那么答案就会是什么。

2019年7月,第二批双百计划项目启动,项目办招聘地区中心专职督导。一直想往专业督导方向发展的我,重新思考了自己的职业规划,在深思熟虑后毅然应聘专职督导。

在成为了专职督导后,我接触了更多的站点,也更了解其他站点的艰辛和不易,也同样发现了他们的优势和亮点。我会将我之前在金山的经历进行回顾和思考,从中反思和收获新的经验用于帮助其他的站点成长。在去实地协同的过程中发现,金山社工站只有一个,而其他的社工站也同样只有一个。没有任何完全相同的两个站点,也没有完全可以复制的一套模式。只有一个个在不断摸索进步的社工站。他们是407个站点之一,也是唯一。

让我对双百更充满信心的是:江南社工站社工专业服务能力扎实,在高龄长者社区治理方向有自己的服务特色;三角社工站服务留守儿童有心得,已经成功打造了两个留守儿童周末学堂;西郊社工站民政对象服务暖心感人,社工始终把辖区民政对象的需求放在第一位;西阳社工站结合村民需求,与移民新村村民一起致力打造属于自己社区的本土刊物——移民之声;两个新的站点城北社工站和长沙社工站则以老双百为学习榜样,奋力挖掘社区资源优势,找寻自己站点的发展方向。

▲笔者作为协同者与社工一起入户民政对象家。

▲笔者实地协同社工站开展工作。

每一个站点都是可爱可敬的,他们可能不像金山社工站那样被那么多人知晓,但他们的服务也同样可圈可点,各有特色。与他们同行,我感到了一股发展的力量,我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光明。虽然很多时候,社工都会跟我抱怨,站点团队关系不好、站点政府支持不够、站点社工能力不行、站点缺乏挖掘资源等等问题。但,他们还是在坚持做着这份工作,想尽各种办法排除万难,在努力着耕耘着自己的土地,可能他们的收获会来的慢一点,过程会艰辛一点,但总会有收割的那一天。

自我离开金山社工站后,金山社工站也开始重新“洗牌”,更换了副站长,也新入职了一名社工“小白”。现在站点有三名非专业出身且没有相关服务经验的社工,但他们多了10个村民互助小组妇女骨干,重新开始社工站的发展道路。团队重新磨合,“53111”受疫情影响重新审视调整,准备迎接下一个服务年。

而我,也从一名副站长成为了一名协同者。也在不断学习和提升自我,把社工作为我学习的榜样和反思的镜子,看到他们我就会总结反思我自己的协同方式。以前作为一名副站长,我倾尽所能,带领团队朝着一致的方向前进。倾听社工的意见,放权让社工发挥所长,坚持实务工作完成分内的工作任务,明确站点发展方向做好领头人,不断把握控制站点的发展平衡。但这种放权的管理方式同样有很多的不足,例如忽略“小白”社工已有的能力和学习能力,会给社工带来较大工作压力,这实际上对她们专业要求更高,而由于自己气场过于强势最终导致社工更倾向于听从我的意见等等。

现在成为一名协同者,身份角色的转变,也让我开始转变自己的协同方式。作为一名协同者,更多的是去倾听社工的苦恼和协助社工解决困惑,与社工一起寻找更合适的解决办法。很多时候,决定权不在我这里,而在社工站手中,我不再是一个管理者而是一个协同者。我更多的是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想法,当然并不一定我的经验和想法就一定会得到社工的认可,但我学会了跟不同的团队有不同的相处模式,跟不同的社工有不同的协同方法。我对双百最认可的是张老师说过的,“督导不是自上而下的师徒关系,应该是相伴同行的伙伴关系”。

因为在这个相伴同行的过程中,我更加明白了自己的优势和不足,也从社工身上学习到很多好的方法和经验。这是彼此成全和彼此成长的过程。作为一名协同者,我还有很大的前进空间,为了填满这个空间,更应该与社工一起,互相学习实地协同总结经验教训,成就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