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同行动:相伴同行共反思,初入社区我是谁

2019-08-29

协同行动:相伴同行共反思,初入社区我是谁

文 / 容庆业 刘曼莉 许文娜

作者为东莞市厚街镇社工站一线社工和协同行动者

作为第二批双百社工,我们已经驻村一个多月了。身为非社工专业背景下的社工新手,入职初期我们对社工的工作充满了新鲜感,对双百工作本身也充满了热情。在这一个月里面我们坚持走访,与村民一起聊天、摘富贵子、弹唱粤曲,我们带着工作热情践行者双百计划“三同”理念,与村民相伴同行。但初来报到的新鲜感过后,我们慢慢发现,因为语言隔阂和专业能力的不足,在走近村民的时候不知道如何深化下去,渐渐陷入了迷惘,感觉到似乎距离“双百社工”的专业要求还有很远的距离,心情也有些焦急。


▲社工与村民一起摘富贵子

2019年8月21日,珠三角地区中心协同者容庆业来到我们厚街社工站,开展驻村协同行动,帮助我们对一个月以来的工作进行了梳理,解答了在工作上的疑惑,并且协同走访社区,转变了我们开展工作的一些思维方式。

在与协同者的交流中我们提出,在走访一个多月里每天与村里的阿叔、阿姨聊天,但却不时会感到焦急,因为我们不知如何从村民的聊天当中提取到有用的信息,同时在看到社区或者村民中存在的一些问题,我们总会急切地想要回应村民的需求,却又不知从何下手。业哥听到我们的疑问并没有急于直接提供答案给我们,而是抽丝剥茧一步一步引导我们思考。

当天上午,我们除了学习建立社工站的各种制度、讨论如何分工合作,还一起深入讨论了我们工作的模式、开展的思路。

▲协同者与社工交流

一、身份定位:社工为本还是社区为本?

社工:作为社工,在开展驻村工作中,不单居民对我们有期待,我们自己对自己也有着极高的期待。例如在我们发现社区过马路的红绿灯问题时,我们首先想到的是要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但实际上我们一下子也不知道如何马上给村民解决问题,所以我们也有些纠结。

协同者回应:
1.社工是同行者。
业哥提醒我们:千万不要一开始就急于着帮助(代替)群众解决问题,我们要靠长期相伴同行,激活社区居民自助、互助,共助的意识,从而达到相伴同行,助人自助的目标。我们急于为村民解决表面的问题,容易反客为主,走进“大包大揽”的误区,忽略了自己应该是推动者、能力建设者的身份,也可能因此让居民失去能力成长的机会,甚至被进一步弱势化的状态。我们在开展工作的时候要时刻谨记“社区为本”,与村民相伴同行的理念。这个问题是我们社工觉得是一个问题,居民是怎么看这个情况的?村民认为的问题,对村民产生了多大的影响?急不急迫?是否可以成为一个契机去发现村民的关注是什么,谁是愿意先与我们的同行者?从而撬动村民去参与社区公共事务,提升村民自治、共治能力。

▲协同走访村民

2.村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被收集资料的工具。
在与居民聊天的过程中,首要的是与村民处好关系。社工与居民是相伴同行者,因而地位是平等,而不是高高在上的、解决问题的专家。双百是五年的项目,“三同”是我们深度理解居民的重要途径,我们与村民的关系好不好,能不能聚起人气是我们未来开展工作的关键。
对此,刚开始我们不解,心想:“没有呀!我们也从来没有说将这些可爱可亲的叔叔阿姨当作工具”。通过学习张和清老师的“双百社工驻村工作十要十不要”,其中有一条就提到“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不要一问一答做问卷。”我们虽然没有“一问一答”,但不可否认,前期我们是带着自己工作目的和村民聊天的,急于在村民的口中去获取一些所谓有用的东西。直到看到业哥身体力行地示范如何做社区走访,我们心中的谜团才逐步打开。

▲社工帮婆婆修剪指甲

当天下午,业哥与我们一起沿村里的巷子走访,其中遇到一名独居的婆婆。婆婆早年丧偶,抚养成人的独女已出嫁,女儿过一段时间才能来看望婆婆一次。我们之前在与婆婆的聊天过程中也能感受到她的孤寂感和无奈感,并有计划地经常到婆婆家中陪伴,渐渐地我们与婆婆熟悉了,但感觉还是较难建立更加深入、信任的关系。这次是业哥第一次与婆婆见面,我们向婆婆做了简单的介绍,婆婆热情邀请我们在台阶坐下,我们便挨着婆婆坐下,与婆婆自然开始了聊天。听到婆婆今年已经年近90岁,业哥先从这个年纪的老人可能经历的事情找共同话题,婆婆听闻这些话题,便似乎感受到了共鸣,打开了话匣子,开始和我们讲起自己过去的故事。过程中,业哥只是耐心倾听,对婆婆的那时生意经营困难表示“那时应该很艰难吧?”,并对婆婆的话语中一些小比喻、小幽默伸出拇指表示赞赏“婆婆真系好识讲,好幽默”,聊及粤曲还鼓励婆婆能一展歌喉,婆婆虽然害羞拒绝了,但能感受到这次谈话婆婆感到很开心,让我们看到了婆婆和平时不太一样的风趣、健谈的一面。

社工心得:我们以前一直在努力地做到“我们是理解你”,今天我们才知道,让我们的服务对象也相信“你们是理解我的”也非常重要。而这就需要我们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敏感性,在聊天的过程中不只是倾听表面语言的表达,更是倾听语言背后的感受和需要。同理心是站在服务对象的角度去深度理解他的处境,感受他的感受。不是同情和战战兢兢,是倾听和支持,给予鼓励和能量去说出自己的故事或者感受。当我们听到他人的不幸时候,我们不必急于去安慰,去提出建议。就像我们在走访的过程中,不少的村民跟我们聊到养老金不够日常开支的问题,我们总是急于去解释政策,急于表达我们的态度,最终问题不但不能被解决,甚至可能影响村民与我们建立关系。而业哥在走访的过程中,话虽不多,但相信不只是我们感受到了,他在这个过程中是放下了自己先入为主的想法和判断,而是感同身受去理解对方的,进一步了解生活问题对村民的影响,影响有多大。期间,业哥也虽会与我们那样遇到冷场,甚至也有没能准确领会婆婆意思的时候,但业哥并没有像我们那样会着急、担心,只是坐着观察,等待下一个话题的开启,因为这不是“我陪你聊天”,是“我们一起聊天”,像朋友、邻居一样。

二、深入开展社区评估的思路与方法

社工:如何访谈、深入研究社区的情况、找到工作方向和思路?

协同者:口述和深度访谈、及时记录、总结和反思

1.口述史有多重的作用,对人具有疗愈的功能,可以通过口述了解社区各种情况来龙去脉,提供了一个表达机会,也是一个增能的过程。我们在与居民聊天的过程中,不要纠结于这次聊天有没有用,只要是真诚的,耐心的,多倾听,让村民愿意倾诉、表达本身就具有意义。例如若能通过口述,为老人提供更多的表达机会,鼓励老人参与社区事务,相信对其提升自我价值,通过人际间的互动,消解孤寂感、无用感。作为新手社工,难免产生专业不自信的想法,在业哥的鼓励和分析之下,我们也逐步增强了的工作信心。

2.及时做好记录。“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将我们聊天的内容及时记录下来,时间长了,我们不论是纵向还是横向地去看我们村民聊天记录,我们都获取到一些重复率比较高的关键词,从这个口子继续深挖下去,刨根问底,我们一定会有收获的。例如,我们在走访过程中,与多名长者聊到年轻时职业的时候,有不少的村民都提及“做生意”,“生意”可能就是他们生活中的一个重要主题,从“生意”二字深挖下去,了解其背后的故事,如很多老人家提到改革开放、村居变化、艰苦奋斗……等等,社区历史变迁、文化和人际关系都可能了解到。

于是吃过晚饭后,协同者业哥和我们一起走访社区中晚上最热闹的地方:桥头广场。从这个广场上可以看到很多,比如很多年轻人、儿童,这是我们下午走访社区较少看到的,也有跳广场舞的妇女,甚至散步的人。协同者业哥运用社区为本的理念与优势视角与我们一起讨论:这个广场来龙去脉,平时什么时候会有什么活动?住这里的人,他们是怎么看这个广场的?社区里不同的人,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村里的老人,他们是如何参与到社区的活动的?

▲夜晚的桥头广场热闹非凡

三、协同者的协同心得

厚街社工站两名社工虽没有社工经历,但很用心,学习能力很强。从走访过程中,村中很多老人都认得社工,并热情与社工交谈,可见在一个多月里社工在社区里面“刷脸”、唠家常起的效果。然而,社工对于如何找准定位,仍有些拿不准,对工作具体如何开展依然存在迷茫。经过与社工一起走访,回来一起总结归纳,社工也觉得茅塞顿开,原来我们的搞好关系和聚起人气,就是以社区为本和优势为视角,开展口述和深度访谈,找到居民关注的事情,一起行动。社工的总结和反思能力很强,走访后也及时做记录,也初步发现了社区内的老人对社区历史变迁、社区文化比较了解,并进一步总结下一步要怎么做,方向是什么。社工也表示接下来,在前期的基础上,进一步通过深度访谈和口述、社区观察,做好社区的研究。

▲及时记录、总结,找一步方向

“过夜式”陪伴协同行动,从早上9点开始到晚上9点多,在站点和社区中间12小时,与社工一起讨论和分享,走访和观察社区,虽然我们都很劳累,但了解到社区更多的生活状况,社工与协同者彼此也从行动与对话中获得了不少成长。

我们深信社工通过“三同”的方式了解社区,与村民打成一片,向村民学习社区的文化,通过用脚丈量社区,做好驻村“四大任务”(搞好关系、聚起人气、摸清情况、找准方向),让双百计划落地生根,开花结果,利益社群。